小鳥的早課

2020-04-09 08:21:38 《讀者·校園版》 2020年7期

陸蘇

小鳥起得比誰都早。

不知道是誰為她叫的早,是松針上滴落的露水嗎?還是睡前約好吉時良辰打開重重花門的花苞?

那蘸水描眉梳妝的嫵媚,那抖松花香熏染的羽毛的欣然,那一再轉音的嬌憨……生生喚醒了天亮。

可惜你聽不到,每棵樹上都有小鳥在歌唱。也遺憾你看不見,不停地從這棵樹飛到另一棵樹,小鳥的每一次落腳都像踮在琴鍵上。那竹園,那樹林,那田野山巒,都鑲嵌在一把無形的叫作風的琴上。

有在桂花樹叢里抵頭喁喁細語讓人不好意思側耳打擾的;有在竹林里耳鬢廝磨你儂我儂的,讓偷聽的人忍不住被甜成一顆糖;還有不停地從柿子樹追逐到柚子樹,又在含笑樹上鬧成一團唱得花枝亂顫的,讓聽見的耳朵都歡得想滿地打滾;有群聚在大香樟樹上大嗓小嗓地也不知道討論著什么大事,但聽著還是蠻重要的;有一小隊文藝腔的在銀杏樹上詠嘆著像是彩排小歌劇的,是《羅密歐與朱麗葉》還是《牡丹亭》呢?

這一大早上的,站在窗前聽小鳥們的這堂早課,耳邊雖鳥語喧嘩,心里卻一片靜謐。感覺時間都是慢慢慢慢地,被小鳥一聲接一聲從很遠的地方翻山越嶺地銜來,每一秒都可以接在掌心,經得起像荷葉滾露珠似的細細盤玩。

雖然生活快如閃電,也是從這鳥聲里一天天悠悠醒來。

雖然日子繁如亂發,也有鳥聲如玉簪子綰緊紛飛的分分秒秒。

每個星期一的早上,在系緊鞋帶出發之前,我總會被鳥聲一再叫住,數一下梔子花昨夜又開了幾朵,看一看薔薇花的藤蔓一夜間又翻過了半尺欄桿,菜園里的怡紅快綠,荷塘里的小蓮初見……享受這天籟在肩頭的臨別溫柔一拍,讓心的快門按下這些也許無用卻美好的瞬間。

然后,微笑著,向前。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