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蠅會不會覺得自己蠅生漫長

2020-04-09 08:21:38 《讀者·校園版》 2020年7期

司馬億

五一假期看了一本新書《動物的內心戲》,產生了一個全新的思考:

世界上約有3000種生物的生命只有短短幾分鐘,大多數生物達不到人類這樣的生命長度,那么,動物會不會也覺得自己的一生漫漫無期?

一只飛蟲能夠在30毫秒內改變飛行的方向,在這段時間里,它處理了大量的信息。如果蒼蠅能夠像人類一樣擅于思考,蒼蠅拍即將落下的瞬間,足夠讓它回望蠅生,想起那些逝去的青春,并在最后爆發所有的力量,躲過這致命的一擊。

在這不過30毫秒的時間里,電信號在蒼蠅的體內飛速竄動,對人類而言極短的時間,對于蒼蠅或許就是極其漫長的。這么說來,蒼蠅的生命比我們想象中的要長,但前提是,它們能夠思考嗎?

這個問題確實有點兒挑戰,我們可以從蒼蠅的近親、實驗室寵兒——果蠅開始聊起。

科學家對這種昆蟲的大腦進行了深入的研究,給果蠅的大腦植入電極,這只需要一臺顯微鏡、頭發絲粗細的鐵絲,加上一雙巧手就能完成。

測試物是一根帶有香蕉氣味的黃色帶子。果蠅見到這根假香蕉的反應會是什么樣的?

人類有100億個神經細胞,而果蠅只有大概25萬個神經細胞,不過“五臟俱全”。為了定位眼前一閃而過的食物源,果蠅腦袋里有好幾個區域同時工作。

果蠅將感興趣的部分放大,將注意力集中在特定區域,而將背景里的其他物品,例如灌木、草地,廚房乃至研究人員都虛化了。虛化功能這種特殊的感知模式實際上是一種原始的智力形式。

事實上,我們每秒大約會接收1100萬比特各種不同的信息,但其中被我們主動注意到的只有50比特,只有信息總量的0.00046%。

這可不是人類不夠聰明的表現,相反,能夠虛化無意義的信息,在龐大的環境影響中只接收相關的0.00046%,是一種過濾信息的能力,也被認為是擁有意識的先決條件。

而小小的蠅類竟然也展現出了這種天賦。

從我們日常的觀察中,與人類最親近的犬類在睡夢中會抽動爪子,似乎進入夢鄉到了另一個空間。

科學家研究了處于睡眠狀態下的斑馬魚,驚喜地發現它與人類在睡眠方面很相似。斑馬魚和人類都會在睡覺時控制食欲素水平,而且超過450種對睡眠會產生影響的物質共同存在于人類和魚類之間。

動物是不是也會做夢?這成了判斷動物能否思考的又一刁鉆角度。

那么果蠅會做夢嗎?確實有研究發現,果蠅的睡眠模式是由與我們相同的基因控制的,因此認為果蠅有可能會做夢。

而且果蠅睡著后確實會像狗一樣蹬腳,但我們還不能明確果蠅在睡覺時身體為什么會動,所以真要說果蠅會做夢還牽強了些。

看來要從現有研究中,證明蒼蠅的蠅生是漫長的,還遠遠不夠。

《動物的內心戲》中提到,越來越多的研究者致力研究動物的感情、心智狀態。

盡管大多數時候這些研究只能取悅人類而不能給其他生物帶來實質變化,但動物世界之豐富確實開闊了我們的視野。

如果你能夠接受“多數生物擁有情感,也擁有思考的能力”,那么你眼中的動物世界必然自帶吐槽功能。

盡管研究日益豐富,但要從科學的角度去透視一只蒼蠅的蠅生依然難度很大。我們很難理解不同思維程度的生物,在思考某件事情時的角度和廣度。

何況誰又真的因為一只蒼蠅能思考就對它網開一面,蠅生的榮光本就不同,要不就在危險邊緣試探,要不就在轟鳴中滅亡。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