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外賣小哥圖鑒

2020-04-09 08:21:38 《讀者·校園版》 2020年7期

馬路

為了能讓你吃上一口熱乎的飯,外賣小哥可謂竭盡所能。可是在歐洲,點外賣這種事可急不得,特別是在俄羅斯,點外賣要耐得住性子、守得住寂寞。

俄羅斯的外賣配送就像我們的郵政,外賣小哥就算歷盡千辛萬苦也會把餐送到,不過能不能等到就不好說了。因此,人們也叫他們“餓死了么”外賣。可能常年受極端氣候的影響,俄羅斯的外賣小哥總是喜歡慢悠悠地走著去送餐。如果路況合適,也會考慮滑雪板或借助公共交通工具。然而,他們就是不用又快又方便的電動車,你說氣不氣人。如果說我們的外賣小哥是為了養家糊口,那俄羅斯的外賣小哥更像是借此感悟人生或談場戀愛,順便送餐。工作戀愛兩不誤,還是戰斗民族會玩。

不僅在俄羅斯,在大部分歐美國家,無論是出餐速度還是配送速度都非常慢。更不用說以慵懶著稱的非洲,在那里,能不能點上外賣、多久能吃上,完全看商家和配送小哥的心情。而且,非洲外賣的包裝很特別,不打開還以為送錯了快遞。

在日本,點外賣也是一件麻煩事。第一次在日本點外賣的中國人很容易被他們的餐具嚇到——配置實在是太奢侈了。日本人很重視環保,所以即便是蓋飯、烏冬面、壽司這樣的外賣食物,也會用瓷碗或者漆碗送過來。有些商家甚至會用布袋子裝外賣食物。顧客吃完后要將餐具洗凈,放在門口,等餐館的人來收餐具。

日本的送餐速度同樣不盡如人意。在日本,Uber Eats的1.5萬名外賣員中,很大一部分是老年人。受人口老齡化的影響,日本的養老金已經不能滿足人們的養老需要,許多人退休后還會再找一份工作以貼補家用。所以,為了這些爺爺奶奶的安全,大家只好委屈一下自己的肚子。

在印度,外賣小哥被稱作“達巴瓦拉”,意思是“飯盒人”。在印度,達巴瓦拉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印度人不怎么喜歡在外面吃飯,他們更喜歡吃自己老婆做的飯。但是,很多人上班的地點離家很遠,讓老婆送飯過來并不方便。于是,印度的女人們每天10點之前就將飯做好放進錫紙飯盒里,等著達巴瓦拉來取餐。不管是狂風還是暴雨,他們都會用各種方式準時將飯送到。他們可能是中國外賣小哥在世界上的唯一對手。

在印度,給達巴瓦拉讓路是一種基本禮貌。為了保證外賣準時送達,在每15~20名達巴瓦拉中間會有一名“待命小哥”,以應對突發狀況。統計數據表明,達巴瓦拉的出錯率只有百萬分之三。

最初,達巴瓦拉用顏色區分目的地。如今,他們與時俱進,標記送餐地點的方式已經演變成一套由字母、數字、字符組成的編碼系統。達巴瓦拉的收入并不高,但是大部分達巴瓦拉并不抱怨,甚至將送餐看作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中東的外賣員可能是全世界地位最高的外賣員了。特別是在交戰區,常年的戰爭使得沒有多少商鋪能正常營業。不想天天吃壓縮餅干的士兵為了能吃上熱乎乎的飯菜,甚至會主動保護外賣員的安全。一開始并沒有人敢往戰區送外賣,直到有些膽大的中國人在那里開了餐館,高價聘請外賣員,專門做士兵的生意。那時的外賣比較簡單,就是用特殊的錫紙將一盒米飯和菜類進行簡單包裝,保持飯菜的新鮮。

在歐美國家,點外賣不僅可選擇的菜品單一,而且起送價高,基本沒有湊單滿減之類的優惠活動,還要額外給外賣員小費。

明星林允在法國工作期間曾點過一次外賣,3個人點了9道家常菜,居然花了133歐元,相當于人民幣1000多元。西方國家的人力成本非常高,因此配送費也很高,這讓許多外國人放棄了外賣。

除了送餐慢和消費高,國外外賣不如中國外賣發達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網絡不好。國外的通信技術水平遠沒有我們大多數人想象中那么發達,很多人到了國外后首先吐槽的就是手機沒網絡。像倫敦這樣的國際化都市,4G的覆蓋率也只有73.6%,更不用說那些偏遠的小城鎮。通信技術不完善,使得有些人甚至沒興趣換智能手機,外賣產業的發展根本無從談起。

對比這么多國家的外賣才發現,我們的外賣小哥是最棒的。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