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歲少女的彌補

2020-04-09 08:21:38 《讀者·校園版》 2020年7期

張秋菊

這些年,聽聞了不少人生悲劇,我不由得常常慶幸。到目前為止,我的人生還算一帆風順,但是回想起來也有很多驚險。

我上小學的時候偷過書,剛走出書店門口,就被書店的營業員逮住。營業員是位大叔,他揪住我,說要送我去公安局,還要通知學校的老師。對一個不到10歲的孩子來說,還有什么比這更恐怖的呢?現在的我已經忘記自己當時是怎么認錯、怎么哀求他原諒的了,只記得他讓我寫了檢討,說是要送到學校校長那里。我很感激他沒送我去公安局,就在書店門外一直等到他下班,主動跟他提出愿意幫他打掃書店的衛生。后來,我戰戰兢兢地等待著校長看到檢討后開除我,可是,什么也沒有發生。

同樣是偷書,結局卻是悲劇。2004年,海口一對12歲的雙胞胎兄弟在書店偷影碟,被保安當場抓住,小兄弟倆被母親領回家后雙雙跳樓身亡。看到這則新聞,我除了對兩個孩子的死感到無比痛心之外,對他們臨死前所遭受的心理折磨感同身受。當年,如果那位營業員大叔果真把檢討交給了校長,我也不敢保證我不會自殺。

我上中學的時候撞過人。那天,我放學回家,騎著自行車快到一個廠區宿舍門口時,一個四五歲模樣的小姑娘突然沖了出來,我撞倒了她,前車輪從她身上碾過。當時小孩的父母不在場,路上行人也很少,我要是再蹬一腳,讓后輪子也從她身上碾過,就可以逃掉。好在我沒有這么做。

我把小女孩送到她家里,向她父母講清事情經過,并懇求他們的原諒。那對父母檢查了一遍孩子的身體,又反復問孩子哪里疼痛,孩子都搖頭說沒有。他們說要觀察孩子幾天,確定無礙這事才算完。我表示愿意承擔責任,并再三懇求他們不要讓我父母知道。為了讓他們放心,我偷偷地帶他們去認我家的門,還有我就讀的學校和班級。那時我才12歲,憂愁和恐懼都快要撐破我小小的心了。他們觀察孩子的那幾天,我把吃飯的錢都省出來,下了課就去撿破爛賣,攢下錢買了好吃的去看那個孩子。盡管后來,那個孩子被發現有骨裂問題,事情還是發展到驚動我父母的地步,但是我那幾天彌補的行為為我贏得了兩家家長的原諒。

人,尤其是年輕人,在犯錯誤的時候,最先想到的往往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壞的結果。

為了避免最壞的結果,就不惜以最壞的辦法解決。最壞的辦法絕對又是一個錯誤,用一個錯誤解決或者抹掉另一個錯誤,事情就會朝著失控的方向滑去,最終變成改變命運的大事件,讓你回不了頭。而我不管是偷書,還是在撞人之后,最先想到的是最好的結果:我的錯誤是無心的,我相信真誠的彌補一定能換來原諒。想到最好的結果就會有希望,不絕望才不會破罐子破摔。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