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和秋千

2020-04-09 08:21:38 《讀者·校園版》 2020年7期

袁哲生

11歲生日那一天,我得到一筆可觀的零用錢,用這筆錢訂了一個禮拜的牛奶。因為數目剛好差一點兒,所以只能訂鮮奶。當我看著別的同學把粉黃色的果汁牛奶一口喝光的時候,我感到我心中的一個角落也被他們吞進肚子了。過了那一個禮拜之后,每逢第二節下課的時候,我就跑去蕩秋千。有時候我會故意蕩得很高,結果意外得到一個看待世界的方式。當我最接近天空的時刻,我的心中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我想讓老天看清楚我這可憐兮兮的樣子。

后來我變得喜歡溜滑梯,因為我覺得我很富有,老天把我造得這么窮是因為我需要得很少。當一個人站在高處的時候,他的責任只是輕輕往下一滑而已。

每當我想到過去與天空的關系曾經如此密切的時候,內心深感惆悵。現在天空退得那么遠,云朵變得那么高,不論遇到操場里的哪一種游戲器材,我都無心再做嘗試。即使是教室走廊上風掃落葉的聲音,也令我驚悸不已。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