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的新思路探尋

2020-02-22 12:23:14 中國集體經濟 2020年4期

馮順鑫 馬文博

摘要:中共十九大報告當中,習總書記明確提出了“堅持陸海統籌,加快建設海洋強國。”在新經濟常態之下,發展海洋經濟勢在必行,切實有效的將海洋戰略發展到國家層次戰略中,全面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經濟發展理念。文章針對新常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特征以及新常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面臨的困境進行詳細的分析,其目的是研究出新常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的新思路。

關鍵詞:新常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

在新常態的不斷支持和推動之下,發展海洋經濟已經成為我國最新的經濟發展戰略之一,海洋經濟發展促進市場經濟、科技技術、信息技術等各個領域之間的合作關系也更加緊密。海洋經濟開發工作也已經由傳統的單項開發向現代化綜合開發趨勢進行轉型。本文將針對新常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的新思路進行探尋。

一、新常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特征

(一)國際視角下海洋經濟發展特征

我國海洋經濟已經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隨著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訂的生效,帶動著我國海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進步,并且全世界以及聯合國組織也日漸重視海洋經濟的開發活動。在世界市場當中,海洋經濟也得到了迅速發展。海洋經濟產物正在由低層次向深加工的趨勢進行拓展;海洋技術正在由沿海向深海進行拓展。當前以海洋為紐帶的區域發展已經成為時代發展的必然特征,在國際視角之下海洋經濟已經成為未來經濟發展的新領域,更是世界資源權益爭奪的重點。縱觀我國南海海洋經濟環境,我國與個別東盟國家的關系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因素,并且美、日、澳等諸多國家也計入到了我國南海經濟發展當中,導致我國海洋權益以及海洋經濟的發展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在“一帶一路”政策的穩步落實之下,海洋強國戰略已經成為我國當前經濟發展又一個重要的舉措。在藍色經濟發展之路不斷擴展的當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眼線國家與已經逐步與我國達成了共識,我國海洋經濟命運共同體已經初步見到了成效,維護海洋和平、促進海洋經濟可持續發展、各個國家經濟和諧發展,已經成為我國海洋經濟發展必然的趨勢。

(二)我國視角下海洋經濟發展特征

我國作為人口最多的國家,陸地資源已經呈現枯竭的狀態,很難維持社會進步的可持續發展需求。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我國必須要走的便是海洋戰略。做到“以海撐陸”、“以洋補海”,在確保資源可持續利用的基礎上,科學合理的規劃海洋資源空間,真正促進海洋經濟不斷發展。我國在經濟發展和社會變革的過程中一直處于爬坡過坎的關鍵階段,供給側改革的總體經濟趨勢之下,促進實體經濟提質增效、穩中求進、實現經濟平穩發展的任務非常艱巨。發展海洋經濟作為我國經濟發展最新領域,也是在新常態下推進高層次對外開放的重要支撐力量。將海洋經濟發展和我國經濟發展原則保持高度一致,真切的將藍色資源作為當前時代發展的新領域。但是,從我國經濟當先現狀來看,海洋經濟發展當前仍存在不協調、不可持續等諸多問題,這也為海洋產業結構轉型和調整帶來了諸多的困境與壓力,并且當前諸多海洋科研能力以及成果轉化的水平有待提高,造成了海洋經濟發展的困境。

二、新常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面臨的困境

(一)海洋經濟可持續發展困難

我國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呈現出快速增長的趨勢,隨之而來是高耗能、高污染、高排量。在過去的30年當中,導致了我國海洋經濟發展的困難,甚至造成了我國海洋經濟的不可持續發展,導致海洋經濟發展與海洋資源保護的矛盾不斷凸顯。在此種經濟常態之下,無論是海洋經濟發展還是海洋資源保護等工作,都需要投入大量的高額資金推注海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這也是海洋環境保護與海洋經濟發展質檢所存在的矛盾。在新經濟常態下,我國經濟發展速度有所放緩,海洋經濟投入也呈現出了緩慢縮減的現象,對海洋經濟可持續發展帶來了的更多的困境,這也造成了海洋環境保護工作造成困難。

(二)南海區域經濟區域發展失衡

我國海洋經濟發展在“一路一帶”以及積極政策支持之下,獲取了顯著的經濟發展成果。截至2017年我國海洋生產總值達到7.8萬億元,這也展現出了我國海洋經濟發展的強大動力支持。但是就南海地區來看,我國海洋經濟發展不均衡的現象屢見不鮮。廣東地區2016年海洋經濟生產總值高達1.55萬億元,是南海區域11個省市當中海洋經濟總產值最高的省份。而海洋經濟發展速度較低的海南、廣西兩個地區來看,2016海洋經濟的總產值相加還不到2500億元。此外,廣州省2015年海洋生產總值便高達263208億元,超過了2016年海南、廣西兩個省的海洋資源總值之和。由于不同城市的發展情況以及三產結構存在差異,直接造成區域變化難度增大。廣東、海南、廣西三產結構的實際情況如圖1所示。結合圖像所顯示的內容來看,發現廣西和海南地區的第一產業比重較大,并且海南地區的第二產業發展的效率相對較低,造成自身海洋經濟發展的動力存在不足。與此同時海南區域的各個省市之間的關聯缺乏緊密型,造成了區域內生產要素不和諧、信息資源不流暢的顯現顯著。并且不同地域的區位因素和海洋資源因素也存在差異,直接影響了我國海洋經濟發展的協調性。

(三)缺乏健全的海洋經濟管理機制

健全的海洋經濟管理機制作為我國海洋經濟發展的強大動力保障,是保障海洋經濟順利開展、強效發展的強大內在潛力。當前由于我國海洋經濟管理缺乏完善的保障機制,造成很多地區的吸引內力上升動力不強。以南海地區廣西為例,在我國11多個沿海省區,很多海洋管理工作部門都是正廳級單位,只有廣西地區的海洋管理工作部門是副廳級單位,導致很難結合廣西地區的實際發展情況,全面履行海洋綜合管理職能與發展的實際需求,很難真切的調動海洋經濟的實際發展動力,無法合理協調南海地區海洋經濟的實際優勢。此外,當前海南省、廣西省、廣東省三個省市都缺乏一套健全、完善的海洋經濟管理機制,缺乏具有法律保障、法律效益的海洋資源管理法律條例。并且海洋經濟發展與海洋資產整合的過程中,往往需要多個層面組織配合,南海地區三個省區都缺乏完善的協調統一條例,導致各個管理部門的規范和內容難以統一,并且在開展海洋經濟生產的過程中,缺乏相應的監管力量。在海洋經濟發展和海洋經濟生產的過程中,涉及到了海洋、國土、發改、工信、旅游等各個部門,海洋經濟統籌管理能力不足造成了各個部門工作缺乏合理統籌、信息資源難以共享,直接影響了我國海洋經濟發實際效率。

三、新常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的新思路

(一)全面統籌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規劃

“一帶一路”為我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建設工作帶來了強大的契機,并制定出了接近完善的自由貿易試驗區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北部灣城市發展規劃等諸多海洋經濟發展具體規劃。南海區已經改積極的認識到當前時代發展之下的契機,健全并完善自身的經濟發展規劃內容。堅持規劃引領,切實為南海區海洋經濟發展制定可學的頂層設計內容,并完善相關配套政策。建設粵桂瓊海洋經濟合作區,申建中國——東盟海洋經濟合作試驗區,加強南海地區與世界之間的聯系。大力推進“10+1”合作中心陸地北部灣開發,促進國際旅游行業的聯合發展,注重第三產業的培育,有側重的開展海洋經濟發展。嚴格把控海洋經濟運行監測、運行評估等相關內容,建立海洋運行大數據平臺,全面把控海洋經濟統籌等相關工作,結合世界海洋經濟發展大趨勢,展現出我國南海區海洋經濟的綜合競爭力。

(二)建立健全南海區海洋經濟管理機制

健全的海洋經濟管理機制,是確保海洋經濟平穩運行的重要基礎保障。在建立健全南海經濟管理機制的過程中,首先,應該成立包括南海分局、廣東、廣西、海南相關涉海部門所構建而成的聯席會議機制,強化對海洋經濟發展的指導,承擔海洋綜合管理協調能力。其次,各省區內部也應該整合涉海管理部門,協調中央與地方之間的關系、地方政府之間的關系、涉海部門之間的關系,切實減少海洋經濟管理當中存在的矛盾。統籌各省級和地方市縣海洋發展的戰略,詳細規劃處海洋經濟發展的相關政策。合理控制各類建設用海規模,確保基本生態空間用海,引導海洋經濟產業優化,確保海洋經濟管理工作的順利運行和發展。此外,還應該切實完善海洋經濟管理的相關法制規定,嚴格按照我國法律法規的實際要求,結合南海區域的實際情況,完善相關海洋經濟法律法規。致力于推動地區經濟發展、完善法律法規的相關制定工作為根本,大力推進海岸帶保護開發管理效率,完善海洋管理工作的各項法律條例。

(三)強化海洋科技技術創新與生態文明建設

加強海洋生態文明建設是促進海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根本內容,切實將生態文明建設工作確立為海洋經濟建設的根本,落實“五大發展”相關理念,建立海洋資源環境承載力預警機制,加快海洋生態修復與保護的相關工作。實施“南紅北柳”、“生態島礁”、“藍色海灣”等生態建設工程,確保海洋生態環境的健康,促進我國海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科學開展海洋資源配制,創新海陸統籌管理機制,大力開展海域海島資源管理工作。強化海洋災難防災、減災等相關工作。與此同時,還應該提升海洋科技創新能力。深刻的認識到當前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當下海洋技術創新的重要性。踐行科技強國的發展概念,強化我國科技自主創新能力,健全現代化海洋科教體系,積極開展海洋經濟技術研究,強化我國海洋科技技術水平,切實保障我國當前現代化技術的全面發展,為海洋經濟發展打下堅實的技術保障和生態建設保障。

四、結束語

總而言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已經成為我國經濟戰略的重要發展方向之一,更是促進我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動力源泉。在新常態之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工作想要切實保障自身的先進性,就應該深刻的認識到當前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的現狀以及阻礙因素,在全面統籌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發展規劃的基礎上,強化海洋科技技術創新與生態文明建設,構建出完善的南海區域發展機制,促進我國南海區域海洋經濟的穩步增長,為我國社會發展提供堅實的基礎。

參考文獻:

[1]李焰,吳爾江.新常態下南海區海洋經濟發展的問題與對策[J].科技視界,2017(11).

[2]程娜.新常態背景下中國海洋經濟可持續發展評價體系研究[J].學習與探索,2017(05).

[3]易愛軍.新常態背景下海洋經濟可持續發展問題研究——以連云港市為例[J].淮海工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7(04).

[4]梁華罡,Ze-Yu W,Cai-Zhi S,et al. 經濟新常態下對我國海洋經濟特征的認識與趨勢判斷[C].中國太平洋學會海洋維權與執法研究分會2016年學術研討會,2016.

[5]王園,張儀華.新常態下海洋旅游與區域經濟增長的沖擊及協調[J].集美大學學報(哲社版),2017(04).

[6]曹虹,蘆茜,王征.海洋經濟發展背景下海洋類高校職業文化建設研究[J].浙江海洋學院學報(人文科學版),2017(03).

[7]吳梵,高強,劉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下海洋環境污染治理新思路——以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為例[J].生態經濟,2017(08).

[8]林昆勇,劉其銘.我國海洋戰略背景下廣西海洋經濟發展研究[J].廣西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05).

(作者單位:海南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