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存在的問題與解決方法

2020-02-22 12:23:14 中國集體經濟 2020年4期

孔維征

摘要:在20世紀50年代,我國曾大規模發動集體化運動與國有化運動,建立城鎮集體經濟,在農村以人民公社形式存在。集體經濟屬于非自然經濟形態,在改革開放后農村地區人民公社逐漸轉變為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的經營體制,在收益分配、生產效率、產權結構方面與人民公社存在明顯差別。在農村地區發展集體經濟雖然可促使農村經濟發展、進一步深化改革,但在此期間集體經濟帶來的問題逐漸顯露。文章分析了問題所在,并在此基礎上提出幾點解決方法。

關鍵詞:集體經濟;問題體現;解決方法

目前我國仍存在不少薄弱村集體經濟狀況,農業基礎設施落后、農業經濟發展緩慢。由于集體經濟薄弱,無法為群眾提供各項服務,黨支部領導職能有所缺乏,農民群眾的生活與生產得不到更佳服務,黨支部的戰斗力、號召力與凝聚力難以發揮,不利于農村經濟的全面穩定以及持續性發展。我國政府大力發展農村集體經濟的最初目的在于發展農村經濟,改變農民不作為現象。當生產資料被農村區域成員共同擁有時,集體經濟的健康發展能夠提供更多就業機會、供給更多公共產品、提升農民收入。但在具體發展與應用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影響到農村集體經濟的有效進展。

一、集體經濟發展存在的問題

(一)農戶權益存在風險

在農村地區實施集體經濟組織的過程中,以土地方面為例,監督土地使用、村委會發包土地、承包者根據合同要求保證完成任務,可能造成農戶權益難以得到保證。從20世紀80年代后期開始,部分地區村委會過度濫用國家賦予的行政權力,在土地承包關系上隨意改變,對農民本應擁有的土地以各種名義強制性回收,導致農民的承包地面積有所減少。之后再以高價發包,在一定程度上加重農民經濟負擔。甚至部分村委會采用強迫方式推廣土地適度規模經營,違背農民意愿,來解決農產品訂購任務以及負擔不均勻任務。將土地分為責任田以及口糧田,采用“兩田制”形式展開管理。一些村委會為了增加經濟收入,隨意改變機動地所占比例,對農民的權益產生直接性侵害。早在1997年,國務院以及中共中央辦公廳已經發布了關于土地承包關系的相關規定,明令禁止隨意展開“兩田制”管理以及調整承包關系行為,不得留有機動地。但部分村委會及鄉鎮政府往往利用其權力優勢,以發展農村集體經濟的名義對承包者的利益加以損害與侵占。

(二)缺乏高素質管理隊伍

在發展農村集體經濟的過程中,高素質管理隊伍的缺乏屬于首要問題。由于農村地區教育水平明顯偏弱,相關教育人員以及教育投入經費與城市地區相差甚遠,導致經濟發展呈現出明顯滯后性狀態,對農村的經濟發展起到明顯阻礙影響。同時,部分農村管理人才在接受了相關培訓后拒絕回到農村繼續擔任相關職務展開工作,導致集體經濟的發展缺乏專業性人才而止步不前。綜上,由于農村經濟存在明顯滯后性,無法對高素質人才有效留用,專業型人才的匱乏造成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無法對農村經濟產生明顯推動作用。

(三)缺乏發展動力

土地是農村發展的主要動力,農村集體經濟在發展過程中存在動力不足現象,可以土地為出發點,認清當前農村地區發展形勢、問題。土地資源屬于不可再生資源,因此對農村的發展產生了明顯制約。長久以來,粗放型模式下集體經濟的發展缺乏創新力、生產力單薄,加上農村地區存在明顯老齡化人口加重現象,剩余勞動力過多,中青年人口大量流失導致農村集體經濟的發展存在明顯抑制,對農村當地經濟的發展造成顯著阻礙,對我國社會經濟的發展產生影響。由于農村地區在經濟發展上存在明顯滯后狀態,在資金缺乏下要想長足、穩定發展,往往舉步維艱。由于缺乏專業指導與專業幫助,且管理工作繁雜,目前農村經濟發展亟待政府部門給予引導與支撐。但在實際發展過程中,相應優惠政策的匱乏以及農民需要應對土地可能被占有的問題,對農村集體經濟的發展產生了現實性影響。

二、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解決方法

(一)農業產業化發展

現如今我國不少農村經濟已經具備了適度拓展生產規模的客觀條件,其下一步發展可圍繞資源優勢與市場環境實現產業化發展。通過農業產業化進程可增加農產品附加值并抵御市場風險,盡可能降低農業效益偏低的狀況,促使農業呈現可持續發展狀態。同時,農業產業化發展有利于推動農業科技的應用與推廣,以效益為中心、以市場為導向,將生產方式由傳統的粗放型逐漸轉向為集約型,讓集體經濟的發展真正為農村經濟產生助推作用。保障農村集體經濟長遠、健康、可持續發展的要點在于農村發展模式的轉型與變革。應加強對集體經濟的關注程度,落實相關宣教與引導工作,將分散的農戶集中統一領導管理,對產業升級予以支持。在土地資源上提升利用率并優化配置,大力發展綠色農業、現代農業,充分利用科技經紀人模式讓農村集體經濟的發展更具規范性與科學性,從而改善農村面貌、發展農村經濟。

(二)保障農戶承包經營權

在發展集體經濟的過程中必須強調農戶承包經營權的長久性以及穩定性。在實施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改革后,雖說自主經營權已經歸還到了農戶手上,農戶也可自行決定其農產品的處理方式,但仍需向村委會、鄉政府、國家繳納三提五統相關費用。其中,軍烈屬優撫、孤寡老人撫養、農村基礎教育、民兵訓練等部分本應由國家財政展開支付,在集體產權下此方面的問題被逐漸規避,不再將集體產權看做確保農民完成農業稅的強制手段。在2006年,國家取消了農業稅,低保、醫療、教育等納入國家統籌范圍,此時村民小組、村委會、集體經濟組織容易在身份的影響下對土地隨意調整,而對承包合同產生破壞。因此必須從法律角度保障農戶的承包經營權,穩定生產經營者以及承包者的合作與生產預期,嚴令禁止掠奪性經營行為。

(三)增強集體經濟實力

大力強化集體經濟發展實力能夠保障農民穩定增收,這也是振興農村的關鍵舉措。首先,在發展模式上應采用規模化狀態,在規模效益下帶動上下游終端形成一條更完整的產業鏈,讓農村經濟的發展提升穩定性。依靠當地龍頭企業讓農村集體經濟逐漸走向集約化、規模化、產業化方向。其次,可采用多元化模式,鼓勵有實力、懂技術的農民展開合作社模式發展集體經濟,例如創設工藝品加工合作社、特色養殖合作社、特色種植合作社,在百花齊放的集體經濟模式下以多元化形式增強市場風險應對能力,提升集體經濟發展實力。對于政府部門而言,則應積極主動地強化與農業發展銀行、農村信用社等涉嫌金融相關機構的交流溝通,強化政策扶持,在融資貸款方面給予一定優惠政策。

三、結語

總之,農村集體經濟的發展應認清其本質,考慮到當前缺乏專業管理人才、發展動力不足、管理模式存在缺陷的問題,有針對性的逐漸改善集體經濟應用狀態,促使農村經濟長遠發展。

參考文獻:

[1]張麗元,張冉.壯大秦皇島市農村集體經濟問題研究[J].農村經濟與科技,2019(04).

[2]戴青蘭.農村土地產權制度變遷背景下農村集體經濟的演進與發展[J].農村經濟,2018(04).

[3]張利平.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現狀及對策——以重慶市合川區獅灘鎮為例[J].鄉村科技,2018(23).

[4]譚淑娟,喜超,張世杰,彭德遠.中國農村集體經濟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和建議——基于玉溪大營街集體經濟發展的考察[J].經濟研究導刊,2014(01).

[5]劉維忠,魏敬周.新疆農村集體經濟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及對策建議[J].農村經濟與科技,2016(23).

(作者單位:鄒平市高新街道辦事處)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