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深度貧困地區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路徑探析

2020-02-22 12:23:14 中國集體經濟 2020年4期

閆娟霞 劉養卉

摘要:當前新形勢下,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已成為加快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和現代農業產業升級的迫切需求。文章對通渭縣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現狀進行調研,結果顯示,通渭縣新型職業農民培育中存在各環節配套不足,培育體系不完善;培育對象勞動力結構不合理,培訓難度大; 培育對象科技文化素質低、制約培訓質量的提高等問題。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建立健全培育制度,完善培育體系;根據勞動力結構,精確培育對象;轉變農民自身觀念,提高職業素質等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路徑。

關鍵詞:新型職業農民;深度貧困地區;鄉村振興;培育

新型職業農民是以農業為職業、具有相應的專業技能、收入主要來自農業生產經營并達到相當水平的現代農業從業者。當前農民培育存在的問題主要體現在培育對象、職業培訓、培訓體系建設三個方面。田君、張志媛等認為培育對象不積極,勞動規模結構不合理,農民隊伍呈現出高年齡、低素質的狀態,造成培育資源利用率低,落實難度大;楊風、王靜東等認為職業培訓效果差、培訓力量亟待優化整合;劉國華、牛亞麗等認為制度建設不完善,培訓管理方法尚需改進。新型職業農民培育是鄉村振興戰略的人才支撐,要實現鄉村振興戰略,就要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實現特色產業脫貧構建一批高素質、高質量的新型職業農民。通渭縣作為全國攻堅脫貧的深度貧困縣,通過鄉村振興帶動廣大農民的脫貧、增產、致富的任務尤為嚴重。而近年來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快,留守農村的勞動力大量減少,使得通渭縣的農村實現脫貧致富難上加難。因此,在鄉村振興戰略下對通渭縣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存在的問題的研究,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為全面了解通渭縣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存在的問題,2019年4月對通渭縣榜羅鎮的24個行政村(文峰、岔口、孟川、大莊、雙峰、積麻、四新、坪道、桃園、紅峴、毛灣、青堡、張川、張灣、張坪、閻灣、毛店、先峰、文樹、文川、南坡、李坡、陳窯)的100戶種植大戶、技術服務戶、農機大戶隨機調查。調查內容主要包括農民的基本情況(性別、年齡、學歷、基本收入)、培訓認識、培訓經歷、培訓意愿等情況。并運用spss23.0軟件對調研數據進行統計分析,最后統計發現通渭縣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存在的問題。

一、通渭縣新興職業農民培育現狀

通渭縣按照“科教興農、人才強農、新型職業農民固農”的戰略要求,著力解決今后“誰來種地”和“如何種好地”的問題,培養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自2013年縣農牧局組織首批職業農民(中藥材種植大戶)赴隴西縣觀摩培訓,標志著通渭縣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試點工作啟動以來,培訓人員由50人發展到5000人,共舉辦25期培訓班,培訓內容是以中草藥、建筑、家政服務、餐飲等為主的貧困勞動力技能培訓,培訓機構主要政府依托脫貧工程組織,包括縣農牧局、縣政府部門、鄉鎮政府部門。培訓共分理論學習,參觀考察學習、實踐操作、跟蹤服務四個環節進行。通過教育培訓有效地增長了農民的見識,提高了培育對象的素質,但存在培訓對象針對性差、培訓內容過于理論化、培訓效果差等問題,與能夠帶動通渭縣產業脫貧的人才需求標準差距較大。

二、通渭縣新興職業農民培育存在的問題

(一)各環節配套不足,體系建設存在缺失

根據國家相關規定,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包括職業培訓、認定管理、政策扶持三個相互銜接、相互關聯的關鍵環節。目前,通渭縣的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在職業培訓方面存在問題;且缺乏認定管理,在培訓結束后對培訓效果的跟蹤服務缺失;政策扶持力度不足,對于新型職業農民提供相應的培育經費、社會保障,以及在土地流轉、貸款、技術和成果使用等方面給予的優惠政策,政府并沒有做出明確規定。職業培訓方面存在的問題主要體現在:

1. 參與培訓的主體單一化

通過統計調查,參加市縣政府機構組織培訓的農民占47.4%,參加由鄉鎮涉農部門組織培訓的農民占23.7%;而參加由農業大學、農業科研院所,社會機構,龍頭企業及其他各級培訓機構組織培訓的農民分別占到10.5%、10.5%、5.3%、2.6%(見圖1)。從以上分析結果可知,參加由政府部門主導的組織培訓的比例占到被調查人數的71.7%,呈現出培育主體單一化的趨勢,而其他類型的主體參與相對不足。

通過訪談發現,農民對其他各級培訓機構有排斥心理,思想固化,認為跟農民相關的各項工作都應該由政府完成,其他各級培訓機構進行的培訓工作與自身無關;再者由政府部門組織的培訓不收取培訓費用,農民花時間去參加培訓即使無培訓成果,也無實際損失。而由其他各級培訓機構組織的培訓會收取一定的費用,農民會承擔一定的培訓成本和培訓時間,許多農民會放棄接受培訓的機會。基于以上兩個方面的原因導致培育主體單一化,其他各級農業科技教育培訓中心、企業與民間的各類培訓服務機構、各行業協會及農村經濟合作組織、各類農業遠程教育機構的參與作用薄弱。

2. 培訓機構組織不完善

通過統計調查,有47.2%培育對象認為職業農民培育存在組織機構組織無序的問題(見圖2 );16.7%的農民認為當前培訓存在培訓地點過遠的問題;22.3%的培育對象認為當前培訓存在培訓費用高、培訓時間不合理、培訓內容過時等其他問題;但有5.6%的農民認為當前農民培訓不存在問題。

當地培訓機構設計的培訓內容不精準,以課本理論知識為準,沒有結合當地的產業特色、培訓內容過時;沒有固定的的培訓地點,且地點設在離鄉村較遠的縣城;培訓時間不靈活,大多在農忙時節;鄉鎮政府部門組織的培訓呈現出“任務化”、“短期化”、“形式化”的問題;下級部門對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重視程度不夠,培訓機構組織混亂。

(二)培育對象勞動力結構不合理,培訓難度大

勞動力資源結構亦稱勞動力資源構成。勞動年齡內人口(男16~59歲,女16~54歲)總數中,有勞動能力的人口數和不足或超過勞動年齡但實際經常參加社會勞動并領取勞動報酬或經營收入的人口數量構成。新型職業農民培訓要求培育對象年齡在65周歲以下,60~65周歲人數控制在20%以內(以班級為單位),而當地留守農村的勞動力資源結構呈現的現狀不能滿足培訓要求,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年齡構成以中老年為主。調查數據顯示,年齡在41~60歲之間的農民占46.4%;21~40歲之間的農民,所占比例為39.30%;20歲以下的農民,僅占10.70%(見圖3)。二是性別構成以女性為主,男女比例不協調。參與問卷調查的100人中,從性別來看,女性農民占68%,男性農民占32%。女性農民占的比例是男性的2.1倍,(見圖4)。三是勞動力大量外流,農業后備力量不足。統計顯示,在關于是否愿意自己的子女愿意回到農村的態度上,有78.0%的農民表示不愿意自己的子女回到農村,22.0%愿意自己的子女回到農村(見表1 );另一方面隨著城鎮化、工業化的快速發展,當地新生代的農民絕大多數外出務工,且以建筑行業、服務業為主,雖然社會地位較低,但收入遠遠高于農業生產,導致務工人員不愿意回到農村。

通渭縣的農村勞動力構成以老人、中年婦女為主,他們文化素質低,接收新知識的能力低;或者思想落后,認為參加培訓會耽誤農活,得不償失。培訓人員深入農村去培訓這些留守人員,增加培訓經費支出,且培訓效果差,培訓難度高于其他地區。

(三)培育對象科技文化素質低、制約培訓質量的提高

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要求培育對象擁有科技素質、文化素質、道德素質、心理素質、身體素質。調查顯示,培育對象科技文化素質普遍較低。小學及以下的學歷占被調查人數的46.4%,初中占35.7%;而高中或中專,大專及以上所占的比例分別為14.3%、3.6%(見圖5)。統計結果顯示,文化程度在初中及以下的人數所占比例為82.1%。 由于參訓學員的文化程度多以初中以下為主,對培訓的認識和理解不到位、聽不懂培訓內容,導致培訓效果大打折扣,同時缺乏市場對接意識,影響掌握和運用現代農業技術,制約培訓質量的提高。

三、通渭縣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路徑選擇

(一)建立健全培育制度,完善培育體系

培育新型職業農民,不是一項簡單的教育培訓任務,是建立一個包括教育培訓、認定管理、扶持政策等有機聯系的制度體系,包括資金、政策、環境等各個方面的支持。

從教育培訓層面來看,培育主體應形成多元化的格局。通過出臺政策、提供資金和項目、培訓師資或技術專家等形式,逐步形成政府主導,農業部門牽頭,相關部門密切配合,各類教育培訓機構廣泛參與的新型職業農民培訓模式;培訓內容結合當地的扶貧工程,將課堂設到田間地頭,從實際操作層面讓培訓學員理解培訓內容,增加內容的時效性和實用性;完善組織機構建設,規范組織成員行為,解決機構組織混亂的問題 ;加強認定管理,提供培訓后的跟蹤服務;加強政策扶持,落實土地流轉、生產支持、金融信貸、農業保險、社會保障等政策。

(二)根據勞動力結構,精確培育對象

針對當地農村勞動力結構不合理的問題,應該科學確定培育對象,根據通渭縣四大產業,重點選擇種養殖大戶、優秀業主、駐村干部等急需從生產型向創業型轉變的農民,就近接受正規化、系統化的職業教育,充分發揮帶頭與引領作用;其次在當地人口中選擇青壯年、打工返鄉戶、較高學歷者等人群,根據技術型人才、經營型人才、服務型人才分層次培養,確定后備培育對象。例如是大力推進送教下鄉,采取進村辦班、半農半讀等多種形式,將學生上來學變為送下去教,吸引留鄉務農農民。

(三)轉變農民自身觀念,提升職業素質

1. 強化農民主體意識

主體意識是指農戶對于自身的主體地位、主體能力和主體價值的一種自覺意識,是農戶具有主觀能動性的重要根據。營造良好的培訓環境,讓農民的主體作用發揮到最大,增強創造力,激發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內在動力。例如培訓機構可以借助多媒體等電化教學,達到形象直觀的教學效果;培訓教師走到田間地頭,解決農民農業生產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提高農民的認知。

2. 提升農民的現代市場經濟觀念

在現代農業發展中,需要具有現代市場風險意識、創新意識的職業農民。深度貧困地區的農民市場經濟觀念較薄弱,政府應該發揮主導作用,深入農戶講解市場知識;農民應借助多媒體渠道了解市場信息,提升觀念。

參考文獻:

[1]農業部科技教育司.農業部關于印發《“十三五”全國型職業農民培育發展規化的通知》[EB/OL].http://jiuban.moa.gov.cn/zwllm/ghjh/201701/t20170122- 5461506.htm. 2017-01-22.

[2]田君.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存在的問題與路徑研究[J].河南農業,2018(32).

[3]張志媛.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路徑探究[J].中外企業家,2019(04).

[4]楊風.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路徑創新研究[J].濟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06).

[5]王靜東.基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下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有效路徑研究[J].農家參謀,2018(24).

[6]柳國華.精準扶貧視域下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路徑探析[J].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學報,2018(05).

[7]牛亞麗.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困境與路徑選擇——以河南省南陽市為例[J].農村經濟與科技,2018(19).

[8]吳忠觀.人口科學辭典[M].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1997.

[9]周燕.精準脫貧視域下新型職業農民培育面臨的問題與對策——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為例[J].西昌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01).

[10]彭舒婷,韓永強.精準扶貧背景下新型職業農民培育模式探析[J].中國成人教育,2018(23).

[11]王守聰.大力發展農民教育培訓事業[EB/OL].中國農村遠程教育網,2012-03-22.

[12]張文顯.法理學[M].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

(作者單位:閆娟霞,甘肅農業大學管理學院;劉養卉,甘肅農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劉養卉為通訊作者)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