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戰略下的農村集體經濟:現狀與對策

2020-02-22 12:23:14 中國集體經濟 2020年4期

張坤

摘要: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是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途徑。現階段我國各地農村的集體經濟呈現出發展嚴重不平衡、總體實力普遍偏弱的特點。應從文化振興、人才振興、產業振興和組織振興等方面入手發展壯大集體經濟,實現鄉村全面振興。

關鍵詞:鄉村振興戰略;集體經濟;發展特點;發展途徑

一、我國農村集體經濟的發展現狀

黨的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保障農民財產權益,壯大集體經濟。2017年底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再次強調“要堅持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壯大集體經濟。”由此可見,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補齊農村集體經濟“短腿”,是落實鄉村振興戰略的根本要求,也是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途徑。但是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深化改革,我國各地農村的集體經濟發展狀況卻不容樂觀,主要呈現出以下特點:

(一)農村集體經濟發展不平衡

一是村集體總體經濟實力相差懸殊。多數村莊的集體經濟收入微薄,集體收入低于5萬元的村占比近一半,低于10萬元的占到近60%;二是東、中、西部集體經濟實力差距明顯。東部地區平均每個村莊集體資產總額為727.86萬元,而中部只有44.14萬元,西部為21.45萬元;三是地區之間農民收入差距懸殊。東部地區將近半數樣本村的人均純收入在6000元以上,而中部人均純收入在3000元以下的村莊超過6成,西部則有超過半數的村莊人均純收入低于2000元,遠低于調查村莊農民人均純收入的3823元;四是同一地區不同村莊之間集體經濟實力有很大差距,以東部地區最為典型,例如上海市金山區在2005年的時候,集體經濟實力最強的村收入達到了5500萬元,最弱的村收入僅有18.73萬元,相差300倍之多。

(二)村集體經濟總體實力普遍偏弱

一是多數村莊集體經濟收入微薄,村級集體經濟實力薄弱,尤其是中西部地區。二是從全國范圍來看,農村集體經濟實力普遍反映變化不大,少數呈增長和下降趨勢。三是村級負債嚴重。四是村集體經濟收入來源單一,主要以上級下撥或補助款項、土地補償費和政府補貼收入為主。

從調查數據結果分析可以看出:從總體上講,全國各地的集體經濟實力普遍非常薄弱,發展狀況并不樂觀,許多地區村級債務負擔過重,尤以中西部為最甚。東部地區無論從集體經營層面還是個人收入層面都遠高于中西部地區。

二、影響我國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因素

習近平在講話中多次強調“要把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作為基層黨組織一項重大而又緊迫的任務來抓,著力破解村級集體經濟發展難題。”但是,從全國農村普遍的發展狀況來看,集體經濟的發展與中央的要求有著很大的差距。究其根本,主要存在以下幾方面原因。

(一)集體主義觀念淡漠

淡漠的集體主義觀念是農村集體經濟逐漸走向衰落的精神因素。集體主義觀念的淡漠導致集體經濟潰敗,薄弱的集體經濟組織不能為農戶家庭經營提供有力的支持和保障,也不能讓農民真正感受到集體發展帶來的經濟利益,在村民甚至相當部分領導的頭腦中,集體似乎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正如一位學者所說,如果人的“行動只由追求功利的動機所驅使,行動借助理性達到自己需要的預期目的,行動者純粹從效果最大化的角度考慮,而漠視人的情感和精神價值。” 那么,外界無論給予多大的幫助與支持,都無法建立起一個具有持續發展動力的美好家園。

(二)人力資源匱乏

人是生產力中最活躍、最關鍵、起決定性作用的因素。鄉村振興重要的是培育提高作為主體的農民的文化水平,讓廣大農民會利用現代知識成果,借助市場,搭起農民知識的橋梁。農業現代化不僅是農業生產的現代化,更是農民素質的現代化,傳統農民是否能夠成功地轉變成適應現代化發展需求的新型農民,對傳統農業的改造和農村經濟的發展至關重要。農民是鄉村振興的主體和受益者,然而我國農業人員的現狀卻十分嚴峻:農村勞動力人數逐年減少、務農人員文化程度偏低、而且呈現出老齡化趨勢。“誰來務農”“怎樣務農”這些都已經成為嚴重制約我國農業現代化的瓶頸。

(三)非農產業落后

農村經濟要得以振興,農民要發家致富,僅靠單一的傳統農業生產是很難辦到的。在我國大部分農村地區,特別是內陸偏遠山區,農業產業結構非常單一,許多村莊沒有工業企業,經濟發育緩慢。盡管在我國很多山區,有著非常豐富的自然資源,但是由于缺少能夠將農民組織和帶動起來的產業化組織和涉農企業,再加上交通、通訊不便等,嚴重地阻斷了資本與當地資源的結合,阻礙了當地資源經濟的發展。有些地方僅存的村級工業相當部分還停留在二十世紀集體化時代遺留下來的狀態,生產十分落后,有的甚至根本沒有。非農產業的落后無法對豐裕的特色資源進行深度開發,也就難以為村集體提供積累和建設資金,無法保障農戶的社會化服務等需求,導致集體經濟缺乏發展后勁和支撐動力。

(四)基層組織弱化

進入新世紀以來,隨著我國民主政治建設的發展,農村基層黨組織在促進農村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和生態五大建設方面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從總體上來說,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仍落后于農村改革發展客觀形勢的需要,絕大地區村基層組織渙散無力、甚至名存實亡,并未發揮基層組織應有的責任與職能。習近平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指出:“全國12.8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居住著60%的貧困人口,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嚴重滯后,村兩委班子能力普遍不強,四分之三的村無合作經濟組織,三分之二的村無集體經濟,無人管事、無人干事、無錢辦事現象突出……”可以看出,村兩委班子能力薄弱是造成集體經濟較弱的直接原因。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功能的弱化和淡化,集體經濟的匱乏使農村基層組織形同虛設、幾近癱瘓,無力辦事,也無心理事、無人管事,嚴重影響了當地經濟的發展和農村工作的順利進行。

三、壯大我國農村集體經濟的途徑

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山東團審議時,對“鄉村振興”戰略講了五個方面:產業要振興、人才要振興,文化要振興、生態環境要振興、組織要振興。如何不斷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探索集體經濟發展的有效實現路徑、補齊農業短板對于落實鄉村振興戰略無疑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一)文化振興

文化振興,是鄉村振興的精神保證。農村文化的發展程度是農民文化素質、思想觀念的體現,包括具體的文化設施投資、公共文化福利建設和活動以及農村的文明程度等,作為上層建筑中重要的組成部分,農村文化對集體經濟的發展產生著巨大的反作用。加強村文化建設是從根本上發展集體經濟的重要精神保證。文化振興就是要培育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促進農耕文明與現代文明有機結合,提高鄉村社會文明程度。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通過大力弘揚農村優秀文化、倡導科學文明健康的生產生活方式、加強村民的思想道德修養、將集體主義教育常抓不懈等措施加強村文化建設。積極文明向上的文化氛圍能有效地減少違法犯罪事件的發生,從而樹立起健康的道德風尚、營造穩定的社會秩序和安定團結的生產環境,為集體經濟的順利發展創造和諧的外部氛圍,獲得持續長久的繁榮。

(二)人才振興

人才振興,是鄉村振興的關鍵要素。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破解人才瓶頸制約。習近平在參加山東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推動鄉村人才振興,把人力資本開發放在首要位置,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要“就地培養愛農業、懂技術、善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就地打造一支強大的鄉村振興人才隊伍。將人才吸引到土地上就要保證農業收入能夠達到社會上的均衡水平。這就需要提高農民的農業收益,需要加大對農業的投入和支持。通過優化財政支農資金使用、有針對性的補貼等方式為各類人才下鄉創業、農民工回鄉創業提供發展平臺、優化制度環境;通過農業職業教育培訓,鼓勵農民就地就近接受職業教育,提高務農人員的思想素質和技術水平;要加大對農業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為農業生產提供一個良好完備的物質環境;要從當地實際情況出發,根據農民的意愿,就地取材、因地制宜,選擇最適合自身特點的形式,為農民提供優厚的條件和機遇、幫助農民增收、農業增效,為集體經濟的發展提供強大的政策支持和人員保障。

(三)產業振興

產業振興,是鄉村振興的物質基礎。產業興旺,農村才能興旺,農民才能生活富裕。“無農不穩,無工不富”。鄉村工業化是維系集體經濟長久發展和建立可持續農民穩定增收長效機制的根本。要在完善承包經營的同時,大力發展本地優勢產業,促進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首先,各地產業要從實際出發,依托本地資源,因地制宜地選擇適合的村企結構和產品結構。逐步從勞動密集型向資源密集型、技術密集型轉變。其次,要立足自身,揚長避短。大力開發農業多種功能,在產業項目的擇取上,可以選擇本地的傳統特色行業,將傳統技藝不斷創新“以稀取勝”;也可以利用資源優勢,選擇迎合本地市場需求的行業“以活取勝”,從而延長產業鏈、提升價值鏈、完善利益鏈;再者,還要科學地進行企業內部經營管理。按照現代企業原則逐步加以調整完善,避免因企業內部原因而導致經濟活動的失敗。最后,要廣開門路,利用多方面的渠道來獲取各方面的支持,共同促進企業的發展壯大。

(四)組織振興

組織振興,是鄉村振興的保障條件。沒有堅強有力的基層組織就難以實現全面振興的目標。農村基層黨組織是黨和國家在農村全部工作的基礎,村基層組織能不能有效地發揮戰斗堡壘作用,是村集體經濟能否長久不衰的重要政治保障。習近平強調,要夯實基層黨組織基礎,通過第一書記、大學生村官、農村工作隊等形式筑牢基層黨組織。要深化村民自治實踐、建立健全黨委領導、狠抓領導班子制度建設,從而增強基層黨組織的號召力、戰斗力和凝聚力。只有打造千千萬萬個堅強的農村基層黨組織,才能確保鄉村社會充滿活力、安定有序。只有建立永葆黨員先進性和帶民共富相結合的長效機制,不斷加強和改善農村黨的基層組織與黨員先進性的建設,才能把永葆共產黨員先進性真正落實在“帶民共富、富民第一”上,才能贏得農民的真心擁護,讓農民真心實意跟著黨走,一心一意投身于農村建設中。

除此之外,各級政府及其政策還應在銀行貸款、政府稅收、技術支持、產業項目、人員培訓、干部考核等多個方面向集體經濟予以傾斜,對通過集體經營而共同致富的先進基層單位要大力宣傳表揚,以不斷營造良好的輿論和制度環境。當然,壯大農村集體經濟的途徑多種多樣,關鍵是要立足于自身積累,從本地實際出發,從內部尋求有效的實現路徑,這才是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的根本。

參考文獻:

[1]韓俊.調查中國農村[M].中國發展出版社,2009.

[2]王慧然.理性主義與西方現代性危機[J].學術交流,2010(06).

[3]沈澤江,張金文.名村影響力[M].企業管理出版社,2007.

[4]程恩富.要切實發展統分結合的集體層經營[J].中國老區建設,2007(02).

(作者單位: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