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降成本目標仍在

2020-02-22 12:14:45 證券市場周刊 2020年6期

明明

要進一步引導實際融資成本下降,央行仍然需要從降低銀行負債成本入手,但同時也敲打銀行要向實體經濟讓利。

人民銀行2月19日發布了《2019年四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整體表態較2019年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偏松,繼續提出降成本的目標并探討了在降成本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

報告特別強調要增強調控的前瞻性、精準性、主動性和有效性,其中增強貨幣政策調控的“主動性”的提法是首次出現,暗含了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的意味,例如年后首個工作日超預期下調逆回購操作利率10BP。

2019年,人民銀行加強逆周期調節,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以改革的辦法疏通貨幣政策傳導,千方百計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為實現“六穩”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營造了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2019年人民銀行三次降準,但市場自海外主要經濟體都開啟了一輪降息周期的背景下仍然期待中國人民銀行降息。但在美聯儲連續降息后,人民銀行始終保持政策定力,直到11月人民銀行MLF意外降息。總體而言,2019年人民銀行貨幣政策總目標是降成本,但政策落地的節奏上比較靈活。

2019年降成本取得一定成果。2019年12月新發放貸款中一般貸款的利率5.74%,是2017年第二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比2018年的高點下降了0.55個百分點;8月以后新發放的一般貸款利率下降0.36個百分點,下降幅度比LPR下降的幅度要大,說明利率傳導的效率在提升。其次,2019年前11個月,五家大型銀行新發放普惠性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平均是4.73%,比2018年平均水平下降了0.7個百分點,再加上其他環節降費,小微企業平均綜合融資成本下降超過了1個百分點。最后,2019年11月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19%,較上年高點下降0.41個百分點,為2017年下半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降成本是長期目標,貨幣政策邊際寬松仍有空間。結合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在2019年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和近期發表在《中國金融》的《2019年貨幣政策回顧與2020年展望》中對后續貨幣政策給出的展望,總的來說,筆者認為,2020年貨幣政策首要目標還在于降成本,但降息需視實際利率情況而定,降準空間有限,仍然繼續推動利率市場化來降成本為主。銀行貸款定價不是簡單跟隨基準利率的變化而變化,還需要綜合考慮負債成本、銀行凈息差等。要進一步引導實際融資成本下降,仍然需要從降低銀行負債成本入手,加上對中小銀行的定向支持,引導貸款利率整體下行的同時也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總體而言,貨幣政策寬松的方向是確定的。

在降成本的過程中,貸款利率難下的原因,一方面是銀行沒有動力持續壓縮LPR與MLF的利差,LPR改革以來,兩次降準、MLF下調5BP,LPR下行16BP,LPR與MLF的利差壓縮了11BP,而2020年1月降準后LPR報價未下行,利差壓縮受阻。另一方面是仍然存在貸款利率隱性下限,自LPR改革以來,1年期LPR累計下行了16BP,而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也僅僅下行22BP。這背后的原因被認為是銀行負債成本剛性,實際上是商業銀行不能忍受凈息差受損。

人民銀行在報告的“專欄2”中關注了商業銀行的利潤增長問題,提出銀行要向實體讓利,逐步打破LPR和貸款利率下行約束。銀行利潤用于內源性的資本補充,可以增強銀行支持實體經濟和防范風險的能力,但在當前國家經濟短期處于下行壓力、長期面臨發展方式轉變問題的背景下,銀行應該適當降低對短期利潤增長的過高要求,向實體經濟讓利,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人民銀行也認識到了成本難降的重要環節在商業銀行,該專欄的內容似乎有敲打商業銀行的意味,筆者預計后續降成本除了從結構性的貨幣政策入手,還可能通過行政指導、考核指標設定等來引導銀行打破貸款利率下限、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