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源頭,戒不斷的野味

2020-02-22 12:23:55 中國新聞周刊 2020年5期

黃孝光

來武漢半個月后頭一次散步。走到樓下湖泊的另一端,別院傳來犬吠。這是城中少有的生機。更多的時候,每天望向窗外夕陽,都止不住想:今日城中,又有多少人看不見這絢爛景色了?

疫情之下的窒息、死亡和永別,占據了我們的主要視線。此時,我在《致命的野味》稿件中所呼吁的禁食野生動物,很難再激起輿論回應。而野保志愿者們,仍然在接連不斷地發現全國各地盜獵、貿易的蹤跡。

1月26日,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聯合發布公告:即日起至全國疫情解除期間,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即便如此,交易仍然猖獗。因吃野味引發傳染病,是人類從來沒有汲取過的教訓。

受訪者中,奚志農和周海翔兩位野生動物攝影師,過去十幾年持續發力,幾乎把自己歷練成了野保專家:會偵查,懂取證,能動之以情,還能曉之以法律。

他們發現,盜獵和非法買賣野生動物之所以屢禁不止,是因為,以利用而非保護為主導思想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是最難撼動的大山。這些年,每逢有推動修法的機會,周海翔就會激勵奚志農:“我們哥兒幾個不吼兩句,還有誰呢?”

同時,武漢城內一批來自野外的動物已不知所蹤。它們曾被關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野味商販的籠中,后于今年1月1日封市后被轉移,成為消失的疫情源頭。曾到實地尋找新冠病毒動物源頭的病毒學研究專家管軼驚呼:“華南海鮮市場封掉后,‘犯罪現場沒了!”疫情暴發至今,從竹鼠、獾、蝙蝠、蛇到穿山甲,諸多動物分別被不同專家認為是“嫌疑對象”。

一名野保志愿者表示,病毒源頭到底是哪種野生動物,答案或許還在某個商販的冷庫里。

封面反饋

04/2020 總第934期

@1234567:對疫情的不重視,對預警醫護人員的打壓,后續動作的緩慢導致疫情擴大。如果早點行動,武漢是否會有這么大的損失和犧牲?可惜已經沒有如果。

讀者來信

《上海市原副市長回憶1988年上海甲肝大暴發:通往公開透明的步伐是不應該停歇的》

看到這篇回憶文章覺得很有意義。執政者的選擇加上社會力量能形成有效合力,才有可能科學地解決社會問題。(@白夏至草)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