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蔓延考驗安倍政府內外應對(觀察家)

2020-02-22 05:02:47 環球時報 2020-02-22

廉德瑰

日本新冠肺炎疫情連日來迅速蔓延,確診被感染者已超過700例,引起日本社會緊張。雖然安倍內閣再次提高應對力度,但輿論批評矛頭還是指向了政府。疫情暴發以來,日本的應對主要表現在三方面:支援、隔離和預防。但鑒于疫情與政治經濟社會的密切聯系,安倍內閣也面臨著新的考驗。

支援,當然主要就是指對中國的支援。日本官方和民間在武漢疫情暴發以來的表態和物質支援,都讓人感受到中日兩國和平友好的民間潛力和基礎。隔離,是指對“鉆石公主”號的處理。日本政府起初禁止這艘載有3711人的郵輪靠岸,而是要求乘客在船上隔離。但這種將幾千人隔離在密閉場所的做法被指加劇了船上疫情的傳播。事實上,“鉆石公主”號也確實成了重災區,目前日本全部700多確診病例中有630多人來自這艘郵輪。日本政府為此廣受質疑和指責。

預防,則指日本國內應對疫情的措施。疫情暴發之初,日本比較淡定,并未采取力度太強的防控。甚至到2月18日內閣會議后,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仍表示沒必要取消大型活動。文部大臣也稱不考慮取消學校活動。日本政府不想采用驟然按下暫停鍵的手段進行防控,而是想以均衡方式,先把疫情提醒級別提高到三級,后又禁止湖北省和浙江省旅客入境,協調口罩廠商提高產能。日本政府還修改有關政策,使政府必要時有權強制隔離、擴大病毒檢查對象等。總之,日本政府或許不想讓疫情對國民生活和經濟運轉造成太大沖擊,但也因此被批評防控不力。

安倍內閣首先在國內面臨考驗。疫情快速蔓延后,有人提醒,東京國立傳染病研究所曾在2008年做過模擬新型流感在東京擴散的情況,說如果病毒潛伏期第3日的患者乘坐地鐵、第5日確診,東京會有700人被感染,第10日就會增加到12萬人。而日本國內上百名已確診病例中恰有不少人傳染源不明,這加重了日本國內的緊張,民眾開始對政府的“漫不經心”提出批評,媒體也批評政府公共衛生意識薄弱,沒有采取果斷措施。根據《讀賣新聞》上周民調,安倍內閣支持率較1月下降5個百分點,除了經濟下滑,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不力也被認為是原因之一。

疫情也考驗安倍對外政策。有日媒認為政府應盡早限制中國人入境,但安倍出于保 證東京奧運會成功舉辦,保證日本經濟盡量少受影響,也為不傷害中國游客的感情、不損害中日關系轉圜的勢頭,沒有采取過分反應,就算其他一些國家把危險警示提高到最高級別,甚至采取禁止入境措施后,日本還是維持對華友善態度,除了禁止部分地區人員入境,日本國門至今向中國敞開。

對于圍繞日本疫情發展和政府防控措施的種種爭議,筆者認為需要理性看待。據說日本國內有人在梳理和總結疫情暴發以來中國官方的做法,據此認為日本政府也應予以效仿,以盡快遏制疫情蔓延。但事實是,國情和疫情蔓延程度的不同決定了日本在應對措施方面必定有所不同。

至少是因體制不同,日本未必有條件采取“全國一盤棋”的方式,因此在處理上存在短板是正常的。比如對“鉆石公主”號,有日本政府官員透露說最初確實擔心3700多人下船后引起混亂,但更主要的原因,其實是他們也意識到應盡早讓乘客下船隔離,但卻缺乏收容全體人員的足夠設施。因各方面條件限制,日本政府在疫情加劇情況下的緊急調度顯然有難言之隱。

無論對內還是對外,日本都給人留下了防災救災體系健全的印象。但事實是,日本的災害防控主要集中在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領域,類似新冠肺炎這樣的大規模傳染病疫情,戰后幾十年來在日本并不常見,這也使其并無更加全面和先進的應對預案,準備也不充足。有日本醫療專家說,日本全國目前只有約1800張傳染病專用床位。如果疑似和輕癥患者全部收治,很快就會人滿為患。另外口罩等醫療物資供應也都面臨短缺。

因此,日本政府對公眾坦誠表示迄今的應對有好的地方,也有不足之處。過去一周疫情突然加重后,首相安倍已要求與各地方合作,大幅提高檢查力度。同時全力擴充、強化治療和咨詢機制,強化入境口岸檢查檢疫,撥款103億日元用于病毒檢疫、設備增加、藥物研發、口罩生產等。同時,日本政府還準備提供5000億日元政策性貸款用于中小企業資金需求,避免經濟下滑。

中日兩國是一衣帶水的鄰邦,中日貿易占日本對外貿易總額的20%以上,中日改善關系不但對兩國和地區穩定意義重大,對于兩國經濟的穩定也意義非凡。日本這次沒有追隨美國等采取過分反應,既有國內經濟和社會穩定的現實考慮,也有維持中日改善關系的大局考慮。在嚴峻的疫情面前,中日兩國一損俱損,中國對日本當下的處境感同身受,并已開始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就在昨天,中方剛剛緊急向日本捐贈了一批新冠肺炎核酸檢測試劑盒。此時此刻,互相鼓勵、互幫互助是中日兩國的唯一選擇。▲(作者是上海外國語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