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學者:維護和平更需“參與者”而非“調停者”

2020-02-21 19:02:33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2月21日報道 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教授費奧多爾·盧基揚諾夫19日在《俄羅斯報》發表文章認為,維護國際和平需要的是參與者,而不是調停者。文章編譯如下:

國際關系的新現實迫使人們重新審視很多已習以為常的認知。在近期舉行的兩大國際論壇上——慕尼黑安全會議和瓦爾代俱樂部的中東對話——與會者時常談到調停者這一話題。當然,這首先是因為中東一系列錯綜復雜的沖突集中爆發。

任何對抗遲早都會因為一方獲勝或達成某種可接受的平衡而走向終結。在地區沖突中更常見的是第二種情況,一國獲得軍事完勝的這種可能非常少有。阿富汗就是鮮明的例子。2001年國際聯盟不僅推翻了塔利班政權,還消滅了塔利班運動。但20年過去了,與塔利班劃分權力的談判仍在議事日程上,更確切地說,是要把政權還給他們。

因此,外交調停、推動停火及穩定這一話題永遠具有現實意義。調停者最初給人的印象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外交家,或已卸任的政治家,來自一個中立但享有威望的國家。

如果說的是傳統外交,這是適用的。當然,調停者并不總能推動和平的建立,誰也不會寄希望于他們創造奇跡,但慣常的調停模式仍保留了下來。但現在變化之大,原先的行為模式已完全失效。歐盟就是一個鮮明的例證,歐盟對自身的“軟實力”引以為傲,但卻已完全喪失影響中東的手段。沒有能力或不愿意使用武力的玩家已失去說服力。另一方面,與之相反的那種模式也已失效,例如,上世紀90年代為終止波黑戰爭而采用的那種模式。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在戰區使用武力,迫使沖突各方坐下談判并按其所愿達成和平協議。之前外交努力在長達數年的時間里沒有帶來任何效果,最終全憑武力才使局勢得以改觀。

時至今日還能把什么強加于誰嗎?中東一系列沖突的經驗已證明,已無這種可能。而且,這不僅是因為通常施以這種強迫手段的外部大玩家現在大都受自身問題所累,無暇他顧,更不愿冒險。而且,對抗性質本身也讓人難以明確界定所應強加的東西。這不僅關系到一個地區的局勢,還關系到其所包含的國家的存在。所以說,對強迫行為的抵制只會愈演愈烈,因為這不完全符合地區玩家對其自身在變化的無序世界中生存方式的認識。地區玩家會不惜以任何手段,其中包括武力,捍衛自己的這些認識。

還有一種情況也令現今形勢和幾年前有所不同。近幾十年來沖突的調停一直受到一種強大的意識形態的擠壓:外部玩家和調停者固守一貫的“對錯”教條,也就是說,沖突各方事先已被貼上誰對誰錯的標簽,這自然會在調停的實際操作中存在強迫,只是孰多孰少之別。但現在,即便是最為自信的戰略家也感到絕望了,他們無法按照自由主義的等級思想把一切分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在最強大的外部玩家美國改變了其政策之后。意識形態干涉主義已失去用武之地。

現在,誰是那個總讓人下意識想起的“誠實中間人”?顯然不會是為自身利益考慮同沖突保持最大距離的“潔身自好者”,這樣的角色缺乏手段,也沒有必要的分量。只有參與事態、明確界定且不隱瞞自身的利益,但同時又展現出愿意承認他國利益姿態的國家才能發揮影響力。必須擁有軍事和外交實力,這可以使其立場具有說服力,同時又能對靈活的解決辦法持開放的態度。

套用一個經典的說法,即維護和平是一種可能性的藝術。用武力來圈定可能性的界限,再用政治靈活性對其精雕細琢。但為此必須是參與者,而不是調停者。

【延伸閱讀】阿富汗社民黨主席稱期待美與塔利班和平協議

參考消息網2月21日報道 沙特《阿拉伯新聞》網站17日發布阿富汗社會民主黨主席阿杰馬勒·沙姆斯的文章稱,美國有望與塔利班達成和平協議。全文編譯如下:

經過數月談判,經歷起伏挫折,美國與塔利班終于就減少暴力達成一致,為雙方最終達成正式和平協議鋪平了道路。

如果一切順利,這項和平協議將結束美國在阿富汗近18年的戰爭和阿富汗國內近40年的沖突。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暗示,美國已非常接近與塔利班達成協議。

然而,故事并未就此結束。

在達成任何協議之前,都必須在阿富汗內部進行對話,由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和阿富汗政治知識界代表就政治解決方案的條件進行談判。

雙方部分停火何時開始仍未經確認。不過,人們非常樂觀地認為,事情可能進展很快。

盡管阿富汗政府內部對于減少暴力的明確定義存在一些擔憂,但最近的事態發展意義重大,使人們對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在經歷了數十年的血腥沖突后將實現持久和平抱有希望。數十年的沖突已導致近200萬阿富汗人死亡。

在過去18年的反恐戰爭中,美國有2000多名軍事人員死亡,軍事行動和重建方面的花費達數十億美元。

就在慕尼黑安全會議開幕前幾天,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在推特上說,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打電話給他,告訴他美國與塔利班之間關于顯著減少暴力活動的會談取得了明顯進展。

美國與塔利班未來可能達成的協議將為美軍逐步撤離阿富汗鋪平道路,這是特朗普的主要外交政策目標之一,如果得以實現,將提高特朗普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連任的機會。

特朗普多次向美國人民承諾將從阿富汗撤軍并停止無休止的戰爭,他在最近的國情咨文中重申了這些承諾。

阿富汗人對可能達成的和平協議既樂觀又擔憂。

大約一周多前,喀布爾發生了可怕的自殺式襲擊,造成兩名平民和四名軍事人員死亡。“減少暴力”意味著必須真正減少敵對行動,以在交戰雙方之間建立信任。如果“減少暴力”得到充分遵守和尊重,人們預期的和平協議將得以簽署,協議將促成阿富汗內部對話并最終實現政治解決。

阿富汗政府讓全國就和平路線圖達成共識也極為重要。盡管最近阿富汗政府為達成這種共識作出了努力,但它們是零星和分散的。

需要在阿富汗國內所有政治力量和社會范圍內進行廣泛對話,以實現人們所希望的阿富汗和平。

所有阿富汗人,無論其政治、民族和宗派傾向如何,都將把阿富汗的持久和平作為第一要務。

如果沒有持久和可持續的和平,阿富汗雄心勃勃的發展與繁榮計劃就無法實現。每個阿富汗人都期待政府通過真正的努力,與更廣泛的阿富汗民眾以及區域和國際伙伴建立聯系,以締造和平作為最高優先事項。

最近的事態發展使人們產生了現在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和平的希望。

讓我們使之成為現實吧。

(2020-02-21 13:45:56)

【延伸閱讀】外媒:美國與塔利班或于本月簽署和平協議

參考消息網2月14日報道 外媒稱,兩位阿富汗政府消息人士和一位西方外交官2月12日說,如果塔利班大幅減少暴力活動,那么美國和塔利班可能在本月簽署和平協議,從而為美軍最終撤出阿富汗鋪平道路。

據路透社2月12日報道,塔利班在卡塔爾首都多哈的政治機構的發言人蘇海勒·沙欣說雙方已經取得進展,但拒絕透露更多細節。

一位曾擔任阿富汗高級官員的匿名人士說,阿富汗總統加尼本周將在德國慕尼黑一場年度安全會議的間隙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討論談判問題。

另有一位阿富汗官員說,美國已經原則上同意簽署協議,但只有在塔利班證明自己減少暴力活動的情況下才會簽署。這位要求匿名的官員說,協議最快可能在本月簽署。

一位駐喀布爾的西方外交官說,美方談判人員正在考慮這樣一種意見,即塔利班應該同意至少在10天時間里減少暴力活動,不能嚴重違反這一約定。

這位消息人士說:“在這10天之后,雙方才能舉行談判,為舉行阿富汗內部對話制訂詳細計劃。”

另據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2月12日報道,據官員們說,在特朗普有條件批準與塔利班簽署一項和平協議后,美國和塔利班的談判代表2月12日在多哈談判。

一位阿富汗官員說:“特朗普已初步批準了該協議,并說必須要簽署該協議。”他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日與阿富汗領導人通話時說,和平談判的“僵局”已打破。

報道稱,幾個月來,美國談判代表一直要求塔利班必須先減少暴力活動,然后才能恢復正式談判。

塔利班談判代表1月提交了一份會停止在城市和高速公路上發動襲擊的減少暴力提議。

據這位阿富汗官員說,美國和塔利班談判代表已就多大程度減少暴力活動以及持續多久的問題達成了協議。

蓬佩奧11日分別與阿富汗總統加尼和政府首席執行官阿卜杜拉通了電話。加尼在推特上說,蓬佩奧告訴他們,和平談判取得了“顯著進展”。

加尼和阿卜杜拉對“減少暴力”的可能性表示樂觀。阿卜杜拉稱,“當前的談判取得進展”,之后可能達成一項協議,為阿富汗內部舉行談判鋪平道路,從而帶來永久的和平。

(2020-02-14 11:03:59)

【延伸閱讀】“中東和平新計劃”緣何遭遇“世紀抵制”

2月1日,阿拉伯聯盟在開羅召開緊急外長會議。阿盟會后宣布拒絕接受美國政府提出的“中東和平新計劃”,支持巴勒斯坦合法權利。新華社發(艾哈邁德·戈馬攝)

2月1日,在埃及開羅,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中)出席阿盟緊急外長會議。阿巴斯在會上表示,巴方拒絕接受美國政府提出的“中東和平新計劃”,并將斷絕與以色列和美國的一切關系。新華社發(艾哈邁德·戈馬攝)

1月31日,在伊拉克巴格達,示威者高舉巴勒斯坦旗幟,抵制“中東和平新計劃”。新華社發(哈利勒·達伍德攝)

1月29日,在約旦河西岸城市圖巴斯東部的泰亞西爾檢查站,巴勒斯坦示威者與以色列士兵對峙,抵制“中東和平新計劃”。 新華社發(尼達爾·艾仕塔耶攝)

1月28日,在加沙地帶城市拉法,巴勒斯坦人抗議“中東和平新計劃”。新華社發(哈立德·奧馬爾攝)

1月31日,在約旦河西岸城市納布盧斯,一名巴勒斯坦示威者向以色列士兵投擲石塊,抗議約旦河西岸的一處猶太人定居點的擴張。新華社發(尼達爾·艾仕塔耶攝)

(2020-02-04 07:59:55)

【延伸閱讀】外媒:拒絕特朗普“中東和平計劃” 巴勒斯坦宣布與美以斷絕關系

參考消息網2月3日報道 外媒稱,繼特朗普宣布有關巴以沖突的“中東和平計劃”之后,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2月1日宣布斷絕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和美國之間的“一切關系”。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月1日報道,阿巴斯在開羅召開的阿拉伯國家聯盟緊急會議上說:“我們已經發出兩封信,一封寫給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另一封寫給美國總統特朗普。信的內容是巴勒斯坦不再與以色列和美國有任何關系,包括安全領域的聯系,因為美以兩國推翻了早前簽署的協議并違反國際法。”

他表示,美國不再是巴勒斯坦的友邦。

此外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2月1日報道,在埃及開羅出席會議的阿拉伯國家外長們拒絕了特朗普的“中東和平計劃”,他們認為這項計劃太過偏袒以色列,稱其給中東和平帶來挫折。

在這次阿盟會議上,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威脅要切斷與以色列和美國的一切聯系,包括安全聯系以及與美國情報機構達成的共同打擊極端主義的各種協議。

報道稱,阿巴斯早已拒絕了特朗普提出的和平協議。這項早些時候公布的協議為以色列吞并更多巴勒斯坦被占領土鋪平道路。

報道稱,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華盛頓公布了這項計劃。該計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允許這個猶太國家將其在所占領的巴勒斯坦領土上建立的、聯合國視為非法的定居點據為己有。該計劃設想最終賦予生活在由道路和隧道連接起來的飛地上的巴勒斯坦人有限的自治權,但前提是要滿足以色列設置的條件。

阿拉伯國家外長們稱,特朗普的計劃標志著“美國單邊主義和不公正決定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美國早已將其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并承認以色列對1967年從敘利亞掠奪的、聯合國認為是被占領土的戈蘭高地擁有主權。

報道稱,美國2018年關閉了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駐華盛頓辦事處,且一直沒讓巴勒斯坦人參與特朗普這一計劃的談判。

阿巴斯表示,他一直拒接特朗普的電話和信息,因為他不想讓特朗普得到口實,可以聲稱已就該和平計劃與巴勒斯坦人進行了磋商。

阿拉伯國家外長們重申,他們致力于在以色列1967年占領約旦河西岸前的邊界內建立一個巴勒斯坦國,東耶路撒冷為其首都。

(2020-02-03 11:54:00)

【延伸閱讀】特朗普宣布“中東和平計劃” 巴勒斯坦:美國已失去信譽

參考消息網1月29日報道 美國總統特朗普28日公布了所謂推動解決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問題的“中東和平計劃”。巴勒斯坦方面未參與討論此協議,已明確表示拒絕協議的全部內容。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1月29日報道,特朗普27日在白宮歡迎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兩位領導人在當地時間28日公布了這項“中東和平計劃”。該計劃將允許以色列完全控制定居點。

報道稱,該計劃還呼吁巴勒斯坦當局在未來4年內,滿足“讓美國承認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所必備的條件”,包括放棄恐怖主義、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通過法律鏟除腐敗,以及制止激進組織在巴勒斯坦的活動。

1月28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舉行聯合記者會。(新華社記者劉杰攝)

報道稱,28日發布“中東和平計劃”的新聞發布會,雖然沒有巴勒斯坦官員參加,但阿曼、巴林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大使都出席了會議。

特朗普說:“我的構想是為雙方提供雙贏的機會,這是一個現實的兩國解決方案,解決了巴勒斯坦人建國對以色列安全的風險。今天,以色列朝著和平邁出了一大步。”

內塔尼亞胡稱,這是一項“世紀協議”。

報道稱,針對特朗普提出的“中東和平計劃”,巴勒斯坦總理阿什提耶回應稱:“這項協議沒有國際合法性和國際法為基礎,它以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權利為代價,使以色列擁有它想要的一切。”

阿什提耶還說,“這個協議不可能為快速解決問題提供依據。制定這個計劃的是一個在嚴肅和真正的政治進程中失去了作為誠實的中間人的信譽的一方(指美國——編者注)。”他呼吁國際社會應拒絕這一協議。

報道稱,巴勒斯坦人強烈譴責美國的“中東和平計劃”,成千上萬的抗議者于28日晚間在加沙游行抗議。

(2020-01-29 12:05:29)

?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