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的可視化形式概念分析研究

2020-02-20 04:36:57 中國中醫藥圖書情報 2020年1期

李廷保 李永玉 楊鵬斐 高英 何鑫瑜

【引文格式】李廷保,李永玉,楊鵬斐,等.基于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的可視化形式概念分析研究[J].中國中醫藥圖書情報雜志,2020,44(1):7-10.

摘要:目的??用可視化形式概念分析理論,研究敦煌《輔行訣》組方特色。方法??將傳統研究方法與復雜概念網絡生成的形式概念分析法緊密結合,對敦煌《輔行訣》所列方劑、組方概念進行提取和規范化表示,建立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庫,并將其中的方劑、藥物及二者關系作為概念進行整體知識形式背景的生成。結果??利用復雜概念網絡生成方法,實現敦煌《輔行訣》中全部方劑、藥物,及方劑-藥物之間關系結構的可視化表示和整體知識發現。結論??方劑-藥物之間關系結構的可視化表示和整體知識發現為敦煌《輔行訣》方藥傳承研究提供一種新的思路。

關鍵詞:敦煌;《輔行訣》;方藥;知識可視化;形式概念

中圖分類號:R289????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2095-5707(2020)01-0007-04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20.01.002

Study on Visualization Form Concept Analysis Based on Prescription Integral Knowledge of Dunhuang Fu Xing Jue

LI Ting-bao1,2, LI Yong-yu1, YANG Peng-fei1,2, GAO Ying1, HE Xin-yu1

(1. Gansu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Lanzhou 730000, China; 2. Key Laboratory of Dunhuang Medical Ministry of Education, Lanzhou 730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theory with visualization form concepts; To study prescription features of DunhuangFu Xing Jue.Methods Traditional research methods were combined with form concept analysis formed by complex concept networks. Prescriptions and prescription concepts in DunhuangFu Xing Juewere extracted and conducted normalized representation. Integral knowledge base of DunhuangFu Xing Juewas built, and the prescriptions, medicines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m were used as concepts to generate the integral knowledge form background.ResultsA complex concept network generation method was used to realize visualization representation and integral knowledge discovery of all prescriptions, medicines, and the relationship structure between prescriptions-medicines in DunhuangFu Xing Jue.ConclusionVisualization representation and integral knowledge discovery can provide a new idea for the research on prescription heritage of DunhuangFu Xing Jue.

Key words: Dunhuang;?Fu Xing Jue; prescriptions; knowledge visualization; form concept

敦煌《輔行訣》是藏于敦煌千佛洞中的醫學卷子,集隋唐時期醫家中醫藥辨治疾病之大成,共列方61首,涉及中藥66味。具有組方簡捷、配伍精煉、療效確切、實用效捷之特點,蘊含隋唐時期醫家治療疾病的配伍組方特色。但敦煌《輔行訣》藥物-藥物、方劑-藥物、方劑-方劑之間的層次關系、相互聯系與相兼作用較復雜,很難直接發現其中蘊含的潛在規律。隨著大數據網絡技術的發展,為了更好傳承敦煌《輔行訣》組方特色,本文將傳統經典研究與復雜概念網絡生成的形式概念分析法相結合,利用描述事物普遍性和特殊性層次的復雜概念網絡生成方法,實現敦煌《輔行訣》藥物、方劑、方劑-藥物之間關系結構的可視化表示和整體知識體系發現,為敦煌《輔行訣》方藥傳承研究提供一種新的思路。

1 ?資料與方法

1.1 ?數據來源

選取《敦煌學大辭典》[1]《敦煌石窟秘方與灸經圖》[2]及《敦煌中醫藥全書》[3]中收載的治療疾病的敦煌《輔行訣》所有方劑。

1.2 ?數據規范化處理

藥物名稱、分類、性味、歸經均按照《中藥學》[4]和《中藥大辭典》[5]進行規范。同一種中藥提取成分、炮制方法及入藥部位不同而功效相同者,計為同一味藥。未標明炮制情況的按原文錄入。

1.3 ?數據分析與建模

1.3.1 ?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庫構建??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概念規范化表達,是以甘肅中醫藥大學張儂教授編著的《敦煌石窟秘方與灸經圖》為藍本[2]。包括方藥組成、方劑名稱等內容具備完整性、唯一性的相關概念。確保方藥整體知識概念的完整性、有序性及真實性,為形式背景生成奠定基礎,以達到相關概念知識體系研究的要求。

概念提取規范表達方法為:方劑:方劑名;藥物:藥A、藥B、藥C、藥D……;方藥:方劑名-藥A,方劑名-藥B,方劑名-藥C,方劑名-藥D……。例如,小騰蛇湯組成為枳實、厚樸、芒硝和甘草。方藥概念可規范化為:方劑:小騰蛇湯;藥物:甘草、厚樸、芒硝、枳實;方藥:小騰蛇湯-甘草,小騰蛇湯-厚樸,小騰蛇湯-芒硝,小騰蛇湯-枳實。將敦煌《輔行訣》所有方藥均以此法規范化表達,利用Excel 2003構建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信息可視圖,包括61首方劑,66味藥物,336種方劑-藥物關系。

1.3.2 ?敦煌《輔行訣》方藥概念形式背景生成 ?將敦煌《輔行訣》中的61首方劑及66味藥物均按照拼音順序排列[6-7],并設方劑作為對象的集合,藥物作為屬性的集合,構成2個集合之間的336種方劑-藥物關系,上述2個集合及其關系所形成的三元結構定義為1個方藥概念形式背景。將此形式背景以方劑為行、藥物為列的61×66矩陣來表示,若方劑X與藥物Y滿足敦煌《輔行訣》中方劑-藥物關系,則方劑X行與藥物Y列的交叉處用“●”標記,確定為方劑X和藥物Y組成1個概念,用二元組合(Xi,Yj)來表示。其中,Xi與Yj分別是以拼音順序排列的第i個方劑和第j個藥。若方劑X與藥物Y不符合敦煌《輔行訣》中方劑-藥物關系,則方劑X行與藥物Y列的交叉處標為空白,表示兩者不存在概念關系。

2 ?結果

2.1 ?敦煌《輔行訣》方藥概念形式背景

敦煌《輔行訣》中的61首方劑及66味藥物均按照拼音順序排列后,其形式背景為61×66矩陣,圖1顯示了方藥概念總形式背景中的一部分方劑與藥物的關系。

2.2 ?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發現及可視化表示

將敦煌《輔行訣》方藥形式概念背景優化完成后,利用Excel 2003工作表,生成敦煌《輔行訣》方劑配伍多層次復雜概念網絡可視圖,實現所有方劑-藥物,即對象-屬性之間方藥整體知識關系結構的可視化表示。

2.3 ?利用復雜概念網絡可視圖發現敦煌《輔行訣》中方劑-單味藥的關系

在敦煌《輔行訣》復雜概念網絡可視圖中,選定Excel 2003工作表,點擊“排序和篩選”按鈕→“自定義排序”按鈕→在主要關鍵詞欄里從阿膠至竹葉逐個選藥物名后點擊“確定”按鈕,可知與敦煌《輔行訣》中的方劑關系最密切的藥物是Y18(甘草),出現頻數最高為34次;Y3(白芍藥)排在第2位,頻數為22次;Y17(干姜)排在第3位,頻數為20次;Y45(生姜)排在第4位,頻數為14次;Y24(黃芩)排在第5位,頻數為13次……;Y57(皂角刺)排在第64位,Y58(知母)排在第65位,Y59(豬腎)排在第66位,頻數均為1次。利用復雜概念網絡可視圖,可以發現敦煌《輔行訣》中方劑-單味藥的關系,以白芍藥為例說明操作過程,見圖1。

2.4 ?利用復雜概念網絡可視圖發現敦煌《輔行訣》方劑-藥對關系

在敦煌《輔行訣》復雜概念網絡可視圖中,選定Excel 2003工作表,點擊“排序和篩選”按鈕→“自定義排序”按鈕→在主要關鍵詞欄里選Yi后,再點擊“添加條件”按鈕,然后在次要關鍵詞欄里再選Yj→“確定”按鈕,就可知敦煌《輔行訣》方劑與藥對Yi-Yj的關系。用類似方法可知敦煌《輔行訣》方劑-三味藥、四味藥、五味藥、六味藥,甚至七、八味藥的關系。例如以甘草為主的敦煌《輔行訣》方劑-藥對關系見表1。

3 ?討論

利用復雜概念網絡可視圖分析敦煌《輔行訣》方劑-藥物關系,從方劑-單味藥關系可知,與敦煌《輔行訣》中方劑關系最密切的藥物是甘草,在方劑中出現的頻數最高為34次。其余是頻數為22的白芍藥、頻數為20的干姜、頻數為14的生姜、頻數為13的黃芩。甘草性平味甘,歸心、肺、脾、胃經,具有補脾益肺、清熱解毒、祛痰止咳、緩急止痛、調和諸藥的功效,體現出敦煌醫書保胃氣、益肺氣、護正氣的中醫思想。

從方劑-藥對知識可發現,含有甘草-白芍藥和甘草-干姜的方劑分別有14首;含甘草-生姜的方劑有12首;含甘草-黃芩的方劑有10首。它們均具有寒熱、辛苦、升降、剛柔、調和的配對特點,構成關系較密切的藥對[8]。以此類推:從方劑-三味藥知識可發現,前5位主藥的三味藥組合中,含有甘草-白芍-生姜的方劑有8首;甘草-白芍藥-黃芩的有7首;甘草-干姜-黃芩、甘草-白芍藥-干姜和白芍-干姜-??黃芩的分別有5首;甘草-生姜-黃芩的有4首;白芍藥-生姜-黃芩的有3首。它們均具有寒熱辛苦、升降動靜、剛柔調和的配伍特點,構成敦煌《輔行訣》方劑中關系最緊密的三藥聯用。

從方劑-四味藥知識可發現,前5位主藥的四味藥組合中,含有甘草-白芍-生姜-黃芩的有3首,是構成小陰旦湯的主要藥物,是敦煌《輔行訣》方劑中關系最密切的四藥聯用。

通過上述知識發現說明,小陰旦湯為敦煌《輔行訣》“群方之首”,可視為“基礎方”,加減化裁得到不同方劑,在臨床廣泛應用,同時干姜、生姜為陽,白芍藥、黃芩為陰,甘草亦陽亦陰,調和諸藥,5藥相配,平衡陰陽,反映敦煌《輔行訣》方藥將陰陽失調作為疾病發生、發展變化的總規律,把調和陰陽作為用藥組方的基本大法。

基于形式概念分析的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結果主要分為2個方面。⑴對原有知識的整理,可呈現全面、客觀、多層次的可視化表示,既利于中醫專業者繼承和創新,又易于非中醫者進行學習和認識。可以直觀地發現與敦煌《輔行訣》方藥關系較密切的單味藥,兩味藥,三味藥,四味藥,五味藥,甚至六、七味藥。⑵對隱藏知識的進一步挖掘。本文以敦煌《輔行訣》方藥整體知識發現為切入點,驗證了形式概念分析用于敦煌《輔行訣》方藥知識發現的可行性,同時為傳承敦煌《輔行訣》中醫學術思想提供新思路,也為中醫經典知識發現提供了新的現代信息技術思路和方法,以推動中醫學的繼承和創新。

參考文獻

[1] 季羨林.敦煌學大辭典[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

[2] 張儂.敦煌石窟秘方與灸經圖[M].蘭州:甘肅文化出版社,1995.

[3] 叢春雨.敦煌中醫藥全書[M].北京:中醫古籍出版社,1994.

[4] 高學敏.中藥學[M].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02.

[5] 江蘇新醫學院.中藥大辭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05.

[6] 李廷保.敦煌遺書《輔行訣》用藥規律數據挖掘研究[J].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2016,23(5):37-39.

[7]?李廷保,尚菁,張花治,等.基于數據挖掘的敦煌醫方用藥規律研究[J].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2019,26(2):102-105.

[8] 王新月,李成衛.慢性胃炎名家傳世靈驗藥對[M].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10:1-30.

(收稿日期:2019-08-19)

(修回日期:2019-09-29;編輯:魏民)

基金項目:甘肅中醫藥大學科學研究與創新基金(KCYB2018-5);敦煌醫學與轉化教育部重點實驗室開放基金(DHYX18-02);甘肅中醫藥大學中青年科研基金(ZQ2017-17)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