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文化研究的知識圖景與發展脈絡

2020-02-20 04:36:57 中國中醫藥圖書情報 2020年1期

馬相彬 徐謙 張正 潘華峰 張建華

【引文格式】馬相彬,徐謙,張正,等.中醫藥文化研究的知識圖景與發展脈絡——中醫藥文化研究的計量學分析[J].中國中醫藥圖書情報雜志,2020,44(1):1-6.

摘要:目的??掌握中醫藥文化研究現狀,增強文化認同與文化自信,推動中醫藥及中醫藥文化在新時代的傳承和創新發展。方法??利用文獻計量學,借助CiteSpace 5.3,以中國學術期刊網絡出版總庫(CNKI)期刊全文數據庫為統計源,檢索詞為“中醫藥文化”(包含同義詞擴展),研究近10年我國中醫藥文化研究的知識圖景、發展脈絡和重要成果。結果??共檢索到有效文獻1921篇,研究發現趨勢線中R2=0.9351,表明當前中醫藥文化研究正處于穩定增長或成熟階段;發文量較高的機構有南京中醫藥大學(96篇)、北京中醫藥大學(75篇)、湖南中醫藥大學(74篇),均為成立了專門中醫藥文化研究或傳播中心的中醫藥院校,且多高產、高被引作者;“傳播”“傳承”“一帶一路”為高頻詞,頻次分別為110、86、80次,逐漸成為中醫藥文化研究的熱點議題。結論??當前中醫藥文化研究關鍵概念的界定仍不夠清晰,呈現學術內涵和淺顯工作活動介紹兩級分化的特點;跨機構合作產出較少,且合作意愿不高。

關鍵詞:中醫藥文化;文獻計量;知識圖景;文化自信;傳承發展

中圖分類號:G206;G353.1????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2095-5707(2020)01-0001-06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20.01.001 ???????開放科學(資源服務)標識碼(OSID):

Knowledge Landscape and Development Vein of TCM Culture Research-Bibliometric Analysis of TCM Culture Research

MA Xiang-bin, XU Qian,?ZHANG Zheng, PAN Hua-feng, ZHANG Jian-hua*

(Guangzhou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Guangzhou 510006,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status of TCM culture research; To enhance cultural identity and cultural confidence; To promote inheritance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of TCM culture in the new era.MethodsBibliometrics and CiteSpace 5.3 were applied. Chinese Academic Journals Online Publishing Database (CNKI) full-text database was set as the statistical source. The search term was “TCM culture” (including synonym expansion), and knowledge landscape, development vein, and important achievements of TCM culture research in recent decade were studied.ResultsTotally 1921 articles were retrieved. In the ?trendline,R2=0.9351 showed that TCM culture research was in a stable growth or mature stage. Institutions with large amounts of papers, such as Nan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96),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75), and Hunan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74) have established TCM culture centersor TCM communication centers, with productive and highly cited authors. “Communication”, “inheritance”, and “the Belt and Road” were high-frequency words with frequencies of 110, 86, and 80 times, respectively, which gradually became hot topics in TCM culture research.ConclusionThe definition of the key concepts of current TCM cultural research is still not clear enough, showing the polarization in academic connotation and the shallow two-level introduction of work activities; the cross-agency cooperation output is few and the willingness to cooperate is not high.

Key words:TCM culture; bibliometric analysis; knowledge landscape; cultural confidence;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中醫藥文化歷史悠久,無論是神話“伏羲制九針”,還是傳說“神農嘗百草”,都將中醫藥作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民族符號,亙古流傳。中醫藥作為中華民族的瑰寶,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是獨具中華民族特色的傳統文化符號,因而得到國家的高度重視、民眾的廣泛認同,在國內外蓬勃發展。中醫藥文化在傳承沿襲中,與時代內涵和社會文化交融,不斷創新發展,成為舉足輕重而又極具中華民族特色的優秀傳統文化代表。對中醫藥文化知識圖景及發展脈絡進行研究,有利于在掌握中醫藥文化發展概貌和脈絡的基礎上,推動中醫藥文化研究及中醫藥文化在新時代的傳承和創新發展,增強民眾的文化認同、文化自信和文化軟實力。

1 ?數據來源和研究方法

1.1 ?數據來源

以中國學術期刊網絡出版總庫(CNKI)期刊全文數據庫為數據來源。

1.2 ?檢索方法

檢索詞:“中醫藥文化”(包含同義詞擴展);檢索范圍:篇名、關鍵詞或主題詞;檢索時間范圍2009年1月1日-2019年8月30日。

1.3 ?納入及排除標準

1.3.1 ?納入標準 ?⑴正式發表在學術期刊的文獻。⑵研究型文獻。

1.3.2 ?排除標準 ?⑴廣告、會議紀要。⑵教材、期刊名稱。⑶通訊報道。⑷科普介紹類等非學術研究型文章。

1.4 ?分析方法

使用科學知識圖譜工具CiteSpace 5.3,對中醫藥文化研究領域的知識來源、生產脈絡及熱點議題等進行文獻計量學研究。關鍵數據設置主要有:時間切片年份為1,From 2009 To 2019;Top N per slice N=30,按照切片網絡剪輯。

2 ?結果與分析

得到相關文獻2728條,按照納入及排除標準,人工篩選初選數據,最終獲得有效數據1921條。

2.1 ?中醫藥文化研究的知識生產脈絡

年度發文量是反映某一學科領域、議題研究活躍程度的直觀數據。美國科學計量學研究專家門納德(Henry W. Menard)認為論文數量的年均增長是反映科學增長的重要指標[1]。圖1反映了近10年中醫藥文化研究論文發文量的整體趨勢:2009年至今,中醫藥文化研究逐年穩步增長,2016年至今更是快速增加(2019年為非完整數據;但趨勢線Y=28.715X-57641,R?=0.9351,具有較高的穩定發展趨勢)。按照門納德科學研究階段劃分,當前中醫藥文化研究正處于穩定增長或成熟階段(表現為快速的線性或指數增長)[2]

CNKI收錄的有關中醫藥文化研究較早的文獻是1992年貴陽中醫學院王筑民的文章《關于深入研究中醫藥學與中國文化關系問題的淺見》[3],從橫向(不同的文化部分)、縱向(歷時性研究)等維度論證了中醫藥與傳統文化的關系。2009-2013年有關中醫藥文化研究的文獻不斷增長,但數量仍較少,研究議題主要圍繞“中醫藥作為一種文化的合理性”,代表成果有北京中醫藥大學張其成的《近十年來中醫藥文化發展回顧》[4]及2012年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藥文化研究與傳播中心毛嘉陵的《從文化角度定義中醫——兼論與中醫文化有關的3個問題》[5]。中醫藥文化研究發文數量在2014年有所降低。伴隨著近年來的中醫熱,尤其是黨和國家對中醫藥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的高度重視,中醫藥文化研究迎來快速增長期。

科學論文的知識生產主體主要分為學者和機構,主要從發文數量、被引次數等方面衡量和評價生產主體在某一研究領域、研究內容的生產能力及對該領域內容的貢獻和影響。表1按照文章署名作者統計,列出了發文數量≥5篇的高產作者。可以看出,在中醫藥文化研究領域,南京中醫藥大學張宗明、張洪雷、申俊龍,湖南中醫藥大學嚴暄暄、何清湖等學者發表相關文獻較多。

就研究機構而言,在>10篇的中醫藥文化研究機構中,均為中醫藥高等院校及專業研究機構(見表2)。高產作者帶動了研究機構發文量的增加,其中排名靠前的南京中醫藥大學(96篇)、北京中醫藥大學(75篇)、湖南中醫藥大學(74篇)遠超其它機構,且這些機構中多已成立了專門的中醫藥文化研究或中醫藥文化傳播中心(基地)。

借助CNKI引文數據庫統計得到2009-2019年中醫藥文化研究領域文獻被引情況,表3為總被引頻次>30次的作者。對比高產作者和高被引作者可以發現,二者較為吻合,屬于核心區生產者。其中張宗明、申俊龍、張洪雷等是高發文量、高被引的活躍且具有影響力的生產型作者;而張其成等人的單篇文章被引82次,屬于低活躍高影響力生產型作者,以上結果較好地印證了文獻計量學的三大定律之一的普萊斯定律(Price Law)。

在作者被引次數>30次的統計中,機構被引次數>100次的有南京中醫藥大學(521次)、北京中醫藥大學(172次)、湖南中醫藥大學(152次)、河南中醫藥大學(103次)。這與機構發文量排名較為一致,具有高產出、高被引的傾向。

2.2 ?中醫藥文化研究的主要議題、熱點及其演變

在文獻計量研究中,高頻詞往往是一個學科的研究熱點。通過對高頻詞變化的考察,可以分析某一學科、領域研究前沿的演變和發展趨勢。通過分析統計,得到詞頻≥10的關鍵詞有30個,見表4。高頻詞有“傳播”“對策策略”“傳承”“一帶一路”“中醫藥院校”“中醫院”等,涉及到中醫藥文化的傳承、傳播及創新發展、文化自信軟實力等內容,關注點在于實現上述內容的對策策略、傳播路徑、媒介渠道、教育、健康旅游、國際化、產業化等,出發角度多為中醫藥院校、中醫院、中醫藥博物館、大學生等機構或群體實踐主體。可見中醫藥文化研究形成了從本身內涵到外延的完整系統,這也間接證明了我國中醫藥文化研究處于發展成熟階段。

另外,從圖2“關鍵詞的突現強度”可以看出,近些年中醫藥文化“一帶一路”研究逐漸成為熱點議題。“一帶一路”倡議逐步成為學者研究熱點,中醫藥文化研究也開始與“一帶一路”產生聯結,尤其是隨著《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6]、全國中醫藥工作會議要求中醫藥融入“一帶一路”倡議建設實踐、《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2016-2020年)》[7]等頂層設計和綱領性文件的出臺,更加推動了“一帶一路”背景下的中醫藥文化研究,2016年廣西中醫藥大學人文社科學院李玫姬發表的高被引論文《“一帶一路”戰略背景下中醫藥文化國際傳播的機遇、挑戰與對策》[8]可以佐證,可見中醫藥文化研究與國家政策、時代發展緊密結合。

2.3 ?中醫藥文化研究概況

近10年來,中醫藥文化研究涉及理論和實踐等多方面的探討,如《近十年來中醫藥文化發展回顧》[4]《“一帶一路”戰略背景下中醫藥文化國際傳播的機遇、挑戰與對策》[8]《中醫藥文化的內涵與外延》[9]《中醫孔子學院視角下的中醫藥文化傳播研究》[10]等。目前對中醫藥文化研究總結的文章主要從文獻梳理和文獻計量角度出發。概括和綜述中醫藥文化研究成果的文獻主要有張其成等《近十年來中醫藥文化發展回顧》[4]。而就中醫藥文化的文獻計量學研究的代表成果有《基于CNKI的中醫藥文化文獻計量分析》[11],該文以CNKI為統計源,從發文量、核心作者、國家社科基金數量等視角,較為詳細地對1990-2018年中醫藥文化研究進行了文獻計量分析;《我國中醫藥文化研究的文獻計量分析》[12]從文獻計量學的角度對2001-2015年有關中醫藥文化研究文獻進行梳理和分析;及《我國高校中醫文化建設的文獻計量分析》[13]利用NoteExpress和Excel對高校中醫文化建設的文獻進行統計分析,利用文獻計量學對我國醫聯體發展情況進行了研究[14]等。

3 ?討論

3.1 ?中醫藥文化研究的主要貢獻

3.1.1 ?中醫藥文化的概念界定、內涵外延及文化性的深入研究 ?代表成果有湖北中醫藥大學胡真等《中醫藥文化的內涵與外延》[9]:從三大關系、五大特點、五大要素以及4個層面界定了中醫藥文化的內涵外延。中醫藥文化是傳統文化中體現中醫藥本質特色的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的總和[4],中醫藥文化有狹義(知識理論、技能實踐,精神心理文化)與廣義(中醫藥思維方式、精神內涵、價值觀念,環境、制度法律、行為規范,理論知識,實踐活動,具體器物技藝等)之分。從理論、實踐和環境等角度來解讀中醫藥文化,中醫藥文化可以看作是思維方式、價值觀念、傳統習俗、行為規范的總和[15];包括認知思維模式、價值觀念、健康理念、養生生活方式等,核心是價值觀念、認知思維模式和行為方式[16],具有價值塑造、增強文化認同自信等功能;《近十年來中醫文化發展研究述略》對中醫藥文化的內涵外延、核心價值、傳播路徑等進行了綜述[17]。此外,吉文輝[18]也從中醫藥思維方式、精神內涵、行為規范等方面界定了中醫藥文化、中醫藥文化性。

3.1.2 ?中醫藥文化服務“一帶一路”“孔子學院”等國家戰略的探討 ?代表成果有李玫姬針對“一帶一路”背景下中醫藥文化在國際傳播中存在的機遇、挑戰及對策研究:認為應該樹立以國家利益為導向、遵循市場經濟規律的理念,以產業、教育、學術交流、慈善為載體,選擇輿論先行、企業跟進、科研夯基、政府統籌與護航的基本路徑[8]。南京中醫藥大學張洪雷等[10]在中醫孔子學院視角下,對中醫藥文化傳播進行的研究。

3.1.3 ?中醫藥文化的傳承與創新發展的策略路徑,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醫藥科普、養生文化旅游、養生大健康產業發展等 ?如從“互聯網+”等角度討論大健康時代背景下中醫藥文化的傳播路徑及創新發展[19];南京中醫藥大學申俊龍等從多元主體、健康社區、創新協調、市場資源配置等角度對中醫藥文化傳承創新做了研究[20]。此外,隨著移動互聯網、新媒體的發展,還出現了利用網絡小說、網絡游戲、網絡直播、網絡劇等途徑推動中醫藥文化傳播的有關研究[21]

3.1.4 ?中醫藥文化的傳播(國際傳播等) ?代表成果有福建中醫藥大學徐楨等[22]對中醫藥文化傳播路徑及對策的研究,從中醫藥文化人才隊伍、教育、新媒體、立法等途徑推動中醫藥文化傳播;張洪雷等[10]認為可以孔子學院為載體,通過提升孔子學院的教學質量,來提高中醫藥文化的國際傳播效果。

3.1.5 ?中醫院、中醫藥院校、中醫藥企業開展的中醫藥文化實踐活動 ?如中醫院作為實踐主體,通過提高自身醫療水平、臨床效果來提升中醫藥文化的自信和認同;中醫藥院校在人才培養、校園文化建設、思政教育中傳承傳播和創新發展中醫藥文化;中醫藥企業尤其是跨國企業在國際傳播中的形象代言作用,及通過實現中醫藥文化創新發展的有關研究。

3.2 ?中醫藥文化研究存在的主要不足

首先,中醫藥文化定義、內涵等關鍵概念的界定仍不夠清晰,盡管一些專家學者從思維方式、價值觀念、行為規范或精神文化、物質文化、行為文化等層面嘗試界定中醫藥文化,但由于文化本身的內涵、外延過于寬泛,使得這種界定仍是較為宏觀、籠統、模糊的,不夠清晰具體,這就為認識中醫藥文化、傳播中醫藥文化及開展中醫藥文化的有關研究帶來了一定的障礙。

其次,當前中醫藥文化開展的研究呈現宏觀和微觀兩極分化,與中醫藥內涵、外延等宏觀研究相對應的微觀研究,多是工作實踐介紹(如多以自身工作中醫院為例,淺談工作經驗和心得體會)、活動總結(蜻蜓點水般的活動介紹和點滴總結)。學術內涵和淺顯工作活動介紹兩級分化嚴重。

最后,通過文獻計量學發現,中醫藥文化的有關研究成果雖然在合作產出方面出現頻率較高,體現出中醫藥文化研究者的合作性。但深入考察發現,合作多局限于單一機構內的師徒、團隊等,由跨機構合作產出的數量少,合作意愿低,呈現出分割局面,活躍機構有北京中醫藥大學及其中醫藥文化研究與傳播中心、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藥文化研究中心、湖南中醫藥大學湖南省中醫藥文化研究基地等產出中心,應增加橫向聯合研究。

4 ?結語

未來中醫藥文化研究需要在理清概念、辨明本質的基礎上,開展更多的跨機構合作,以提高知識的產出、共享遷移和創新傳播。

參考文獻

[1] 羅茜,沈陽.我國媒介融合研究的知識圖譜——基于CSSCI數據庫的文獻計量學研究[J].東南傳播,2018(2):1-5.

[2]?MENARD H W. Science: Growth and Change[M]. Cambridg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1.

[3] 王筑民.關于深入研究中醫藥學與中國文化關系問題的淺見[J].貴陽中醫學院學報,1992,14(2):8-9.

[4] 張其成,劉理想,李海英.近十年來中醫藥文化發展回顧[J].中醫藥文化,2009,4(1):22-26.

[5] 毛嘉陵.從文化角度定義中醫——兼論與中醫文化有關的3個問題[N].中國中醫藥報,2012-03-09(003).

[6] 新華社.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全文)[EB/OL].(2017-04-25)[2019-08-26].http://ydyl.people.?com.cn/n1/2017/0425/c411837-29235511.html.

[7] 新華網.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2016-2020年)[EB/OL]. (2017-01-18)[2019-08-26].https://www.yidaiyilu.gov.cn/zchj/?qwfb/7790.htm.

[8] 李玫姬.“一帶一路”戰略背景下中醫藥文化國際傳播的機遇、挑戰與對策[J].學術論壇,2016,39(4):130-133,180.

[9] 胡真,王華.中醫藥文化的內涵與外延[J].中醫雜志,2013,54(3):?192-194.

[10] 張洪雷,張宗明.中醫孔子學院視角下的中醫藥文化傳播研究[J].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12(3):178-180.

[11] 李琳,張宗明.基于CNKI的中醫藥文化文獻計量分析[J].醫學與社會,2019,32(7):76-80.

[12] 謝靖.我國中醫藥文化研究的文獻計量分析[J].智庫時代,?2018(33):229-230.

[13] 王麗芹,何文欣,陳茜,等.我國高校中醫文化建設的文獻計量分析[J].中國醫藥導報,2019,16(18):163-166.

[14] 徐榮.基于知識圖譜的我國醫聯體發展情況分析[J].中國中醫藥圖書情報雜志,2018,42(6):12-16.

[15] 王乃平,黃貴華,陳川.繼承和發展中醫文化是高等中醫藥院校的重要使命[J].廣西中醫學院學報,2003,6(S1):1-5.

[16] 溫長路.中醫藥文化與中醫學的中和觀[J].環球中醫藥,2010,3(1):?58-61.

[17] 付可塵.近十年來中醫文化發展研究述略[J].廣西中醫藥大學學報,?2016,19(2):116-119.

[18] 吉文輝.試論中醫藥文化內涵的界定[J].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9,10(3):133-136.

[19] 黃凱,俞雙燕,尚菲菲.大健康時代背景下中醫藥文化傳播路徑的探討[J].江西中醫藥大學學報,2016,28(3):93-95.

[20] 申俊龍,馬洪瑤,魏魯霞.中醫藥文化核心價值傳承與創新的互動和演化邏輯[J].醫學與哲學(A),2013,34(10):90-94.

[21] 張承坤,趙雅琛,張洪雷.網絡小說視域下中醫藥文化傳播研究[J].中國中醫藥現代遠程教育,2018,16(19):1-4.

[22] 徐楨,王曉青.中醫藥文化傳播路徑分析及對策研究[J].成都中醫藥大學學報,2012,35(3):94-96.

(收稿日期:2019-09-26)

(修回日期:2019-11-22;編輯:魏民)

基金項目:2018年度廣東省普通高校創新團隊項目(人文社科)(2018WCXTD011);廣州中醫藥歷史文化研究基地項目(201909)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