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背后:車企太窮還是轉型太貴?

2020-02-17 10:41:31 新能源汽車報 2020年2期

溫昕

2019年11月,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遭遇第五次下滑,雖然降幅有所收窄,但還是難掩車市寒冬帶來的一片蕭瑟之景。放眼全球,大佬們似乎都不太好過。

2019年11月26日,奧迪發布聲明稱,2025年之前要在德國裁員9500人,為奧迪在未來十年節省60億歐元成本,以支持奧迪加快向電氣化和數字化轉型。

沒過幾天,戴姆勒也宣布,將在未來三年內裁掉員工至少10000人,以達到2022年削減員工成本14億歐元的目標。同樣,節省下來的成本也將用于填補投資電動汽車技術所帶來的成本上升,以及車市低迷帶來的利潤下滑。奔馳首席執行官康松林表示,為了在未來幾年把控轉型,需要加大努力,因此必須大幅降低成本,持續增強現金流。

與奧迪和戴姆勒相比,寶馬在降本增效的方式上顯得沒有那么激進。CEO齊普策表示,不會在2019年或2020年對德國全職員工進行強制裁員,同時也不會再擴招行政空缺職位。但在去年11月27日,寶馬宣布其管理層已與工會達成協議,將通過減少員工獎勵和其他薪酬方案的方式,來支持公司發展電動汽車業務。

除了BBA,通用、福特、日產紛紛發布裁員計劃,為本就寒冷的車市又蒙上了一層陰云。

“新四化”爆發

“掉隊者”下崗

有人說,電動汽車的出現拉開了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帷幕,如果用戰爭來形容的話,那就是21世紀屬于新能源汽車的戰爭已經打響。在純電動汽車的戰場上,特斯拉帶領著新勢力的小弟們一路高歌猛進,以BBA為代表的Old School們頗有些被迫應戰的意思,近兩年才拿出新能源領域的成果,同時,為維護自己來之不易的地位,員工顯然就成為了競爭的犧牲品。

形勢無疑是嚴峻的,傳統車企中大量的員工還未能來得及適應電動化轉型帶來的影響,就面臨被裁員的風險。從研發角度講,企業要想在行業風口取得領先,就必須拿出新的技術以提升產品競爭力,也就意味著需要更多的新技術領域的人才來支撐研發,那不好意思,企業就要把傳統汽車研發崗位上的人“請”走。正因如此,在裁員的同時,車企也都計劃為轉型招募對應領域的人才。

如今,越來越多的車企都已加入“新四化”的轉型大軍,制定了轉型規劃,但轉型為企業在各個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競爭也更加激烈,傳統人才面臨下崗。

2017年底,豐田發布了面向2020-2030年的電動化規劃,主要階段性目標包括:到2030年左右,達到年銷售超過550萬輛的電動化車輛,其中至少100萬輛是純電和燃料電池汽車;到2020年,從中國市場開始,陸續在全球發布超過10款純電動車型。在電池方面,豐田預計到2030年將投入大約1.5萬億日元用于電池技術的發展。

去年,大眾宣布,在2020年至2024年間將在混合動力、電動出行以及數字化領域投資600億歐元。按照計劃,到2029年大眾將推出75款純電動車型以及60款混合動力車型,并且純電動汽車的累計銷量將達到2600萬輛,混合動力汽車的累計銷量將達到600萬輛。大眾在2018年甚至表示,將在2026年推出最后一代內燃機,之后徹底轉型,還為其MEB電動平臺準備了5000萬輛的電池采購計劃。“新四化”來勢如潮,淘汰戰打響。

競爭愈發殘酷

何以獨善其身

全球經濟的低迷、汽車銷量下滑正在沖擊著全球制造業。研發生產、人力開支等方面的大量資金需求給車企增加了更多壓力。在車市萎靡的當下,我國車企能否擺脫裁員浪潮,獨善其身呢?

答案有好有壞。2019年是我國發展新能源汽車的第11年,在政策、補貼、市場需求的影響下,我國車企在電動化轉型的整體進度上是快于歐美的。我國政府憑借新能源汽車,謀求彎道超車,實現汽車行業強大的意愿無比強烈。

《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征求意見稿)中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車銷量要占到當年汽車總銷量的25%,這會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對企業的引領、促進研發的作用。乘聯會副秘書長崔東樹表示,我國車企不會大幅裁員。原因有三:第一,未來汽車前景仍好;第二,企業有安定社會就業的責任;第三,盲目擴張的內資企業風險稍大,但更受約束,因此不會出現大規模的裁員。

壞消息是,全球范圍的轉型可能會讓新能源汽車行業即將進入到傳統汽油車那樣殘酷的飽和競爭時代。到那個時候,誰的技術更先進、產品更優秀、服務更到位,誰才有可能在競爭當中取得勝券。不幸的是,這對于汽車行業尾部的企業來說不是什么好事情,行業洗牌,第一波被洗掉的就是它們。

轉型升級

打鐵還需自身硬

在產業轉型變革之際,具備何種技能的人才能在這個產業立足?

汽車人才研究會和中國汽車工程學會聯合發布的《中國汽車產業中長期人才發展研究》中指出,隨著汽車產品加快向新能源、輕量化、智能化、網絡化的方向發展,汽車人才的需求也在發生改變。在傳統汽車領域,我國汽車工業發展與國外相比有著數十年差距,但在新能源領域,我國即將實現彎道超車。現在缺的不僅僅是傳統汽車人才,更缺新能源、智能網聯汽車領域的專業人才。但也要表明的是,隨著生產線的自動化程度提高,傳統汽車的組裝人員需求量會大幅下降,面對這種問題,政府也應當同企業協商為員工提供轉型所需的技能培訓,以減少員工下崗對社會造成的不良影響。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