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棚”的寧德時代與“爆雷”的比克動力

2020-02-17 10:41:31 新能源汽車報 2020年2期

王賀

2019年股市收官,寧德時代重回創業板市值榜首。

截至2020年1月9日,寧德時代市值已達2506.75億元,直追上汽集團。

寧德時代“爆棚”了,而沃特瑪掛了。

2019年12月29日,堅瑞沃能宣布,2019年11月15日,公司收到全資子公司深圳市沃特瑪電池有限公司轉發的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的破產清算申請。

再之前,比克動力“爆雷”了。

由于眾泰汽車資金鏈危機開始蔓延,上游供應商比克動力受到波及。與比克動力有業務往來的杭可科技等6家上市公司遭遇連環“爆雷”。

破產的沃特瑪和“爆雷”的比克動力是另一類動力電池企業的縮影。

夢斷資金鏈

從輝煌到衰落,曾經位居動力電池三強之一的沃特瑪用了八年時間。

2010年起,沃特瑪的天使輪與ABC三輪融資都很順利,客戶涵蓋東風汽車、中國重汽等知名商用客車主流品牌。

2016年,堅瑞消防以6倍估值的超高溢價(52億元)收購沃特瑪。交易完成后,堅瑞消防改名堅瑞沃能,從消防設施生產商變成了鋰電池供應商。2016年,堅瑞沃能利潤是4.26億元,足足增長了11倍。

然而,好景不長,2017年下半年,堅瑞沃能突然陷入虧損。到2018年,堅瑞沃能和沃特瑪債務合計高達221億元,2017年和2018年分別虧損36.9億元和39.2億元。

2018年2月,四部委發布《關于調整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新能源客車補貼下調幅度在33%到50%不等,大幅提高了對動力電池能量密度的要求。

八年來,安全性好、衰減低,但能量密度偏低的磷酸鐵鋰電池,始終是沃特瑪的主攻路線。然而,2018年補貼政策發布后,沃特瑪的電池產品沒有達到相應的能量密度要求。此后,沃特瑪既沒有轉攻能量密度更高的三元鋰電池,也沒用將目光轉向海外市場,導致電池出貨量跌入低谷,客戶減少,訂單縮水,最終停工。

正如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所說,沃特瑪缺乏應有的技術,寄希望于通過市場上下游企業聯合買賣獲取補貼,使得補貼對該企業顯得尤為重要,而在后期隨著補貼政策規則的改變,讓企業猝不及防,導致資金斷鏈,甚至出現沃特瑪客戶騙補以及電池質量問題等,盡管后期也不斷自救,但自身問題太多,挽救不見成效而走向消亡。

2019年3月,四部委聯合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純電動汽車補貼降幅超過50%。

補貼的進一步退坡,使眾泰汽車遭遇了業績下滑、供應商集體起訴追討合同款等困難,也引發了比克動力與幾家上市公司連環“爆雷”。

由于眾泰汽車無力回款,波及到比克動力相關的上下游公司的財務狀況,容百科技、新宙邦、航可科技、當升科技在內的A股公司紛紛加入計提壞賬的陣營當中,上述四家上市公司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總金額約7.3億元。

牽一發而動全身,比克動力“爆雷”事件表明,在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銷量遇冷的市場環境下,無論整車廠商還是動力電池供應商,只要其中一個環節出現危機,產業鏈上下游的企業都會出現資金困局。

品質制造是王道

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秘書長、電池“達沃斯”組委會秘書長于清教在接受《新能源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與比克動力、沃特瑪等企業相比,寧德時代的第一大優勢是資本市場的助力,資金鏈緊繃是多數企業大而不強的重要因素。

2018年4月,寧德時代首發過會,為進軍資本市場邁出了堅實的一步。2018年3月,在科技部公布的獨角獸企業名單中,寧德時代以200億美元的估值位列超級獨角獸企業第六名。

成功上市后的寧德時代,市場占有率一直保持在40%以上,市值也在不斷增加。

《深圳證券交易所市場統計年鑒2018》顯示,寧德時代以1620億元奪得了2018年創業板總市值榜首。

資本市場的成功,也讓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的身價不斷攀升。《2019胡潤百富榜》顯示,曾毓群以450億元人民幣的身價名列第57名,財富上漲達13%。

于清教表示,寧德時代的第二大優勢是大客戶策略,特別是海外穩定客戶的綁定,能夠盡可能降低風險。

早在2012年,華晨寶馬首款電動車之諾1E的動力電池系統由寧德時代和寶馬共同開發,由寧德時代制造。通過這次合作,寧德時代成為寶馬集團在中國唯一一家電池供應商,也由此成為國內首家成功進入國際車企供應商體系的動力電池企業。

2018年3月,寧德時代正式成為大眾汽車集團首家電池供應商。2018年大眾汽車集團上市的首款基于MQB平臺的電動汽車,電池便來自寧德時代。

2018年5月,戴姆勒集團與寧德時代簽訂了合同,寧德時代進入戴姆勒的電池供應鏈體系。戴姆勒董事長蔡澈表示,無論在中國還是全球,未來都會看到奔馳的電動車使用中國電芯。

這意味著,寧德時代已進入了德系三大跨國車企的供應體系中。

然而,德系三強并非寧德時代綁定海外客戶的終點。

2019年5月,寧德時代宣布,已與沃爾沃汽車達成合作,成為其全球動力電池合作伙伴之一,為其下一代電動車型及極星(Polestar)旗下車型提供動力電池。

除了不斷擴大的“朋友圈”,寧德時代高品質的動力電池產品是其立于不敗之地的第三大優勢。

“寧德時代是規則制定者,定位高品質。一些新材料、新工藝、新產品都是寧德時代先用起來,比如單晶三元材料、高能量密度大電池包等。”于清教告訴記者,“一種受歡迎的產品推出,通常都是最先嘗試者獲得最大的蛋糕。”

這個蛋糕究竟有多大?高工產業研究院(GGII)通過最新發布的《動力電池月度數據庫》統計顯示,2019年1-11月,寧德時代動力電池裝機量達到26.37GWh,市場累計占比為52.2%。

不難看出,擁有資本市場助力,大客戶綁定以及高品質的產品是動力電池企業做大做強的重要因素。而強者恒強、弱者出局,更是動力電池行業的“叢林法則”。

沃特瑪、比克動力們殷鑒不遠,來者可追。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